愿立與業力

(理天功過所)
地點:高雄崇德佛院
主講:范聖杰講師

愿立與業力第一集愿立與業力第一集 愿立與業力第二集愿立與業力第二集

錄音帶一

(范講師,好!)點傳師及各位前賢好,大家好,各位前賢請坐! 後學沾到天恩師德以及崇義各位點傳師的慈悲成全,在四年前後學出車禍之前,出車禍的一個顯化,很多前賢,很多人都在問,為什麼顯化出在你身上,我們都沒有,後學就說是阿我怎麼這麼衰,因為老實說沒顯化才是福,若是你有顯化仙佛會讓你這麼清楚。你就是有什麼業障,什麼因緣,什麼因緣來到這個世上,這個冤仇沒辦法等到你百年之後再解決,現世

就要解決所以老實說,有顯化後學也是希望和大家一樣沒有顯化,跟大家一樣過平安也不錯,既然我們本身就是要來辦道修道有個顯化也是給我們一個警惕,見證,今天會來到這裡,主要給大家一個見證,見證什麼?見證道真理真天命真是正確的!向我們在座的點傳師,凡間要多一位點傳師,要多少的功?要一萬零八百的功,人間才可以多一位點傳師,所以我們要渡多少的人?多一個天命,平常我們不知道,天命可貴!所以後學就是這樣經過,發現這個道,不是我們平常叫人來求道這樣而已!動員這些仙佛諸天神聖太不得了!太神聖!太殊勝!

事情是發生在四年前之前,在彰化,剛退伍回來在彰化上班,在彰化後學是田尾人,有沒有人住在田尾?沒有嗎?那有就是有緣,後學剛退伍算附近作工作,在寶島那裡上班,後學都是騎摩托車,那我們知道鄉下都有很多竣溝路,大竣溝旁邊都有產業道路,就是人家做農事都從那裡走後學就走那種路, 後學一樣走水溝邊,我們那裡的竣溝有個水壩有個陸架下去有個急轉彎,90度的轉彎,我摩托車轉彎過來我就發現,對面的年輕人怎麼騎這麼快,催過去看到我們都可以感覺會撞到不會撞到,自己都知道,看到這樣一定會撞到。

撞到要踩剎車都來不及,碰的一聲,剛好我們那裡的竣溝排水我們那裡是大的水溝旁邊是小的排水溝,大的竣溝很大差不多是20公尺,撞下去後學不是在大的竣溝,好加在,不然沒有現在這一場,後學撞下去摔到這邊,得差不多一點五公尺左右到這裡,我們算比較小條寬點,比較小條的排水溝,人和摩托車直接摔到水溝去,碰的一聲,人整個暈過去,人醒過起來,奇怪我怎麼站在路邊,後學站在路邊,那是發生什麼事?恍然看到水溝怎麼有趴著一個人,趴在水裡面,摩托車掉在水溝裡,旁邊還有個年輕人,騎著摩陀車準備要走,年輕人的手還一直顫抖,大家知道這是什麼情形嗎?這個不叫做靈魂出竅,這個叫做過世了!

這個叫做你已經過世了,這個叫做往生,在撞下那煞那後學已經死了,死掉靈魂才會跑出,意思說我們還活著,不會跑出來,那是因為那時撞得很嚴重靈魂才會跑出來,可是那時候靈魂跑出來後學很不甘願,為什麼?那時候後學退伍回來,退伍回來找到工作,想說在家附近才在想說留在彰化發展,什麼事都還沒做就發生車禍,會怎麼樣,不甘啊!後學那時後就想難道我這樣就要走嗎? 就覺得現在走,對不起我們老師,才這樣想,求道的時候,有點玄關,我人趴在水裡面,頭是向下面,水一片都是血,水溝有一些水全部都是血,後學只是這樣想而已,頭是趴在地上。但是還是可以感覺,在玄關竅那裡有個吸磁石在吸我,後學就這樣被吸進去,吸進去整個人,都沒有意識,所有的意識都沒有了,整個人都暈了,之後驚醒的時候是幾點?之後人醒過世八點半,發生車禍是八點,警醒是八點半,又暈過了,先跳過去,先說我叔叔所看到,我叔叔就看到有個人騎車來找他,剛開始他還在想這個人是誰?怎麼說呢,他沒有看過有人騎車手趴在前面這樣騎的,我們知道摩陀車要催油嘛!

送去醫院,後來聽到消息,我爸爸我哥哥跟姐姐就去醫院,就去醫院看,我爸爸就想說可以騎回來,只是撞壞而以要不然在牽去修理,摩陀車要遷去修理牽不動,撞下去時掉在水溝裡,前面的輪子撞了凹了下去,卡死死,推推不動,那時候後學是從水溝邊1.5公尺的深,,當初撞下去擔心會死所以有報警, 看喔!可能騎去撞電線杆,騎太快去撞電線杆,騙跟人家說相撞,他說哪有可能,你看所有的碎片什麼,所有都掉在水溝中,所以一定是相撞掉在水溝中,後學那台摩拖車式重型的125大台的你好好的人也搬不起來,一個人哪有可能搬一公尺半,大台的摩托車,劉點傳師比較勇去搬看看,大台摩托車有辦法一個人搬,1.5公尺,更何況後學那時已經受傷的很嚴重,但那時候他爸爸想說他可以一個人騎回來怎麼可能說不能騎可是怎麼推推不動,後來是用車子綁一綁用載去給人家修理那個,摩托車行說撞成這樣前面一支一支說要不要整個換掉?但是後學那時後事騎回來的,後學自己沒有感覺,只有感覺自己被人家背著。

我被人家背著,背到一個地方說到了!我就眼睛睜開,都看不到都血,我又昏過去,8點半清醒一次,清醒11點半,11點半在醫院的加護病房,醫生就在說年輕人,深呼吸深呼吸你沒死你沒死!眼睛睜開,就在想這是哪裡?醫院都白茫茫,醫生就在那裡深呼吸深呼吸,你沒死你沒死,醫生從八點半九點十點,在這裡處理三小時,處理後三個多小時,醫生就說你這個很危險,後學撞到不知道刮到什麼東西,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刮到。

從左手邊和右手邊刮,刮刮裡面不打緊有好幾條頸動脈和頸靜脈氣管,全部都斷,氣管和頸動脈沒斷,靜脈斷掉,靜脈斷掉有多大條?比起我們的拇指還要大條,都斷掉,醫生和我爸爸從正面看可以看到那個脊椎骨,從正面就可以看到後面的脊椎骨,所以他們就在說氣管是灰色,血管是綠色的,看得很清楚, 肉是黃色跟紅色,當初是傷口從這裡就可以看到後面,多大的傷口?是一個拳頭的大小。

脖子沒有放進去不能轉,剛好傷到那裡,脖子不能轉,但是醫生說你這個傷口很奇怪,怎麼奇怪好像是你用刀子從左邊到右邊撲過第一條斷第二條斷第三條斷,對嗎?這樣過去剛好第一條沒有斷,第二條沒有斷到第三條全部都斷,他說你撲這個不知道怎麼傷的,這樣撲過去,剛開始還好這兩條沒斷,你還有的救,他說如果是動脈斷,血就來不及接到我們的腦,你就馬上死掉了,若是氣管斷,就從這裡流到我們的肺部,你的肺部就塞住了!

在慢半個小時送來,塞血沒辦法救,呼吸都沒辦法,肺部也要換掉,可能救一救開證明送回去,醫生就說他們一開始怎麼救?一開始去要送血,血流到差不多要送血,在那裡找一開始找血管,手先綁起來,打一打開使血管會浮出來,打一打不會浮出來,心臟沒有再跳,心臟沒有再跳所以沒有浮出來,結果醫生怎麼處理?醫生說護士說有現成的血管從外面接直接從點滴接血管血直接送去心臟,然後急救,這樣救三個多小時。

後學今天還活著,算是個奇跡,為什麼呢?台中有澄清醫院的護理長,她後來聽後學在講打電話給我,范兄你當真的這個斷掉?後學說對啊!護理長常說你真的是天恩師德,你要去獻供,我就說怎麼說?她說她在醫院救過二十個中沒有一個活著,所以後學真的是天恩師德!醫院雖然救活了,醫生就在跟我說,跟我爸爸大家都來,醫生就說,雖然救活了,但是這個手術我不敢作,掉在水溝的泥沙沙子石頭全部,全部都在裡面,馬上縫合馬上發紅,發炎以後若是敗血,穩死他不敢。

他就跟我說若要住這裡,要給我三天至四天的觀察的機會,不然你就要轉院轉診,之後家人討論後,他們就說那十公分的傷口不就快點縫合,這麼大的傷口要放三天,這樣不是人家說等死嗎?所以那天晚上就決定轉去彰化外科最好的秀巒醫院,秀巒是彰化外科最好的,所以轉去星期五醫生就說,傷口很漂亮整個撕掉,就說明天再給我處理,明天才處理,那天晚上那天晚上就在醫院換藥照X光,隔天早上來。

來的是不同人不是昨天的醫師,比後學還年輕的醫師,我就覺得怪怪的,不好意思我們那個醫師是台大醫院的醫師,台大醫院是周休二日,所以這兩天就由他為後學服務,結果那兩天由實習醫生來換藥,手術也沒有動,就是換藥,那換藥他怎麼換?他就拿大包的棉花,我們知道大包的棉花,他就拿那一大包泡生理食鹽水,泡後生理食鹽水綿球在一顆一顆放下去,因為傷口很大,都給它塞下去,兩個小時後,把它撕開,在一顆一顆拿出來,他第一次來換藥我不知道會痛,那時候已經眩暈.眩暈。

它原本用紗布蓋著,裂開之後,就跟著站起來,護士和醫生就在按下去,按下去就開始換藥,一顆一顆塞下去,第一次還不會痛,兩個小時後很痛,夾子進去一顆一顆夾出來,後學那時只有頸動脈縫起來而已,把最大條的血管縫起來,還有很多小血管血經,像小石子那樣的血管還有很多,那個沒有縫,在那邊夾出來,那邊肉原本已經弄斷了!肉就被夾出來,,如果看到肉被夾出來,你會怎麼樣?你會驚啊!看到整個夾出來,我就一直在抖,一直在抖。

整個血管被能夾出來,夾出來我們會怕嘛!驚,你是不是會緊張出力,血就噴出來,就像被人剁頭一樣,噴到醫生也被噴得到處都血,整個床單噴的都是血,這樣還都沒有打肌肉注射硬換,後學就從開始一直抖抖抖,這是第一次換藥,再過2小時再來換.剛開始還有這個體力剛開始還有體溫,但是這各式輸血送血,但送過來的血比我們的體溫還要冷,冷你就會冷,你就會抽驚,之後手都抽驚,他第二次和第三次再來換的時候,抽驚整整個人都緊緊,手都抽筋,醫生和護士就說你要趕快放開,手要放開神經受損,神經會斷掉,你要給它放開,你知道你要抽筋人家給你綁,你若不相信下次有機會,你要抽筋快幫我板回去,你就知道痛到,肉很痛,後學是這樣硬板回去,結果那天晚上,以為可以休息了!結果半夜四點又來換藥,沒有睡,第二天又開始換藥,兩個小時就來換藥一次,這中間不是只有換藥而已,中間還要吃藥粉,這個叫做說外面再清理面也要吃抗生素,也要吃一點藥物,喉嚨那時候撞下去,喉嚨雖然沒有斷但整個是碎掉的,講話講不出來。

喝茶喝不下去像是在喝空氣,從這裡流出來,呼吸會漏風,開始叫我吞藥,吞不下去,所以沒辦法說話,剛開始拿一包藥,叫我吞,不下又吐出來,結果磨一磨,磨成一杯,叫我用喝喝不下去,結果我拿棉花棒,從嘴唇慢慢擠慢慢吞,吞一杯要多久?兩個小時,藥多久要吃一次?兩個小時,結果二十四小時都在那邊磨,到了第三天,嘴唇都破,火氣都大,嘴巴都破,所以很淒慘就對了!

第二天開始換藥,你就開始會怕,因為那天都沒有睡,沒有睡你是不是精神會恍惚?開始暈暈的,有時候才剛換要跑出去,醫院的醫生和護士會推鐵車,裡面有放鑷子和夾子,那個在推的時候,都有鏗鏗鏘鏘的聲音,你光是聽到那個聲音會怎麼樣?你會驚,你會發抖,又來又來了,喉嚨又破只能一直喊,你知道嗎?護士就說還沒輪到你,繼續走,但是你知道我們很惶恐..很驚,到了第三天,只要好好人三天不睡,你只要聽到什麼聲音你就覺得鬼來了!在醫院兩個小時就要被手術,你說怕到什麼程度,整個人胃抽驚,平常胃是在那裡,現在是向下,沒有感覺。

你胃抽驚那時覺得胃轉一百八十度轉彎過來,你會想跳起來,想要吐,又吐不出來,感覺牽住了,痛到這種地步,第三天又來換藥,第三天下午後學就在想,我以前一定做了很不好的事情,才會得到這種處罰,在醫院後學就覺得自己要懺悔,照理說,我有得到這種處罰,那我應該要死,可是我又沒有死, 那我應該要感恩,接著又這麼想又想到一件事,等下醫生再來,再來換藥我又從這裡喊,那他會不會想說你們一貫道的道親是在修什麼?生病一樣從那裡喊叫,是不是沒有道氣,後學那時後就覺得不能讓人看輕,等下來我不要喊,晚上六點他就來換藥,換藥後學就守玄,意守玄關用三寶,那個醫生知道我會痛到,他來就在看,我怎麼沒有拉旁邊的鐵架,病床的鐵架你不去拉,手術你又在喊,我就用眼神暗示,不能講用寫說不用,他就開始換藥就一直看我, 難道你不會痛嗎?後來換藥換好,後學寫說,我會痛,但我沒有用肉體,去承受,去忍受,你守玄下去變得很有趣,就像現在有人電影在手術,你會不會痛,會痛阿!就像看別人在手術,後學那時在守玄就是這樣,感覺很痛很痛但是就好像看別人在手術,明明是自己在手術,看別人在手術,所以真的我們玄關竅,真的我們身體唯一的正竅,唯一的陽竅,精神不好守玄,精神就來,身體難受守玄,超脫這個身體,真的有人問說這個是否有感應?後學那時真的我們玄關竅不得了,真的不得了,之前不是說星期六和星期日接著星期一,照理說要縫,要動手術!

星期一來實習醫生,我就想說為什麼是實習醫生,不好意思今天是九月二十八日,九二八是什麼?是教師節,因為是台大教授,繼續在放假一天,枉費在那裡轉診,當初轉診就是希望趕快處理傷口,結果轉到最好的醫院還是,沒理由還是給你延三天,後來才知道是仙佛和冤欠討論好的,這三天不跟你的醫院好壞,就是要讓你受苦的,讓你體會的,才知道定業不可轉,你欠人的就是要還,第三天還是一樣,換藥還是血,血還是痛到,接著到第三天晚上。

換藥後,後學就在想,我一定要懺悔一定發願,心裡面就在想,我若是沒有死,以後,我要代天宣化,我要為我們道場修辦道一輩子,自己心理下有許這個願,隔天早上,星期二醫生就來,他就問范先生早上吃了沒有?當然沒有吃,醫生就說沒有吃最好,那馬上就進手術房,就去手術房裡面手術,早上8:30進去裡面手術,手術到下午13:30才出來觀察室,才這樣而已,縫了五個小時,所以,你就知道這樣縫了多久?五個小時,這樣縫250多針,二百五十二針。

你去看我問過,傷口像麥克風逢了這麼大的縫三十針,有夠再多,傷口會很醜,後學縫了200多針,怎麼縫了?護士說你當初的肌肉和血管都弄斷了,要補啊!我們有七條肌肉,所以要補那裡有七條肌肉,給你截斷兩條補那裡,血管肚子邊也有很多血管,皮裂開拉進去裡面弄血管,剪斷十公分,給它補那裡,身體裡都截斷,剪剪切切補脖子那裡,手術好了,下午精神好,是不是麻醉退就有精神了,護士就說范先生恭喜您,手術很成功,脖子要趕快動要動剛開 使縫好就要動,不然以後會萎縮,縮住了以後要動血管就會斷,剛開始就要動,剛開始縫好動會痛,尤其到下午兩點才想說不會痛,兩點多麻藥退了,痛到從肚臍以上都開始,整個用顯微,插進去,整個身體都在痛,發紅是整個漲大縮小,漲大又發燒,燒到40度,也是很緊張在加護病房,之後退燒才出來,出來人就暈暈的,人很不舒服,一直很想吐,一直很想吐,後學那時候想手術成功一直想說要懺悔。

我就爬起來到床上,跪在床上,跪著想著說要懺悔.要感恩,懺悔不是要來佛堂,對嗎?醫院沒有佛燈只有電燈一顆圓圓的一樣,我就跟老母懺悔,那個就是老母燈,我就跟老母懺悔,我就抱著合仝跟老母懺悔,後來就暈暈的就睡著,人就睡著對後學來說是很大的福報,若不相信,後學建議,可以去問任何一位,她曾經被冤欠討債的,被冤欠來討的, 他晚上睡得著嗎?沒半個,若真的是受考這個人晚上睡不著,晚上在吵,不然晚上在亂叫,都是這樣的!

你若晚上能睡,睡得很好,還要人家叫你,表示你有很大的福報,真的是福報,所以後學睡了才發覺,這個身體這個命是我的,一躺下去,不打緊,才發現床頭邊,站著一個人在那裡,對我招手,就說:你來你來,那個聲音很慈祥,你來你來,我也沒想到說就爬下床,跟著走出來,耶!南極老仙翁,老仙翁駝背,老老的,沒有多高比後學高一些,我一出來仙翁就說: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後學就很好奇阿!要去哪裡?仙翁就說你抱好,要抱什麼?仙翁有個龍頭拐杖,祂叫我抱那支拐杖,這麼大個,靈魂出來的時候,打五折變成小仙童,仙翁叫我抱好,我就抱好要走的時候,那個叫做騰雲駕霧,實際上,不叫騰雲駕霧那個比較像,比較像後學從台中坐自強號,有時會快有時會顛坡,開始起來的時候,什麼都看不到,再走的時候整個都黑漆漆,看不到什麼東西,你只能習慣之後只能看到,彰化基督教醫院在這裡,彰化市在這裡,才看得懂,慢慢的越飛越快,接下來整個都霧,都霧看不到,都光,像外面那種光,亮亮的刺眼,眼睛張不開,看不到,仙翁就說:到了你要不要看仔細?看了看到山邊的路,有一個三座山叫做鷹頭山,三個山,可是山,後學沒有過那裡,剛好有一個門,從那裡過去,仙翁就說:你看他們在做什麼?我就在那裡看,很多人排滿滿,有分喔!

求道走另外一邊對三寶,佛教徒或是和尚,走另外,看是拜什麼的,我們修道是走另外這一邊,南天門對我們的三寶,就跟著仙翁進去,進去我就問仙翁我為什麼不用對三寶?,仙翁說不用對因有我仙翁在,沒有對三寶,所以我們往後真的百年後,回去發現是仙佛來帶,不用對三寶沒關係,那表示你功圓果滿,若是你沒有過世仙佛帶,跟你說你是沾仙佛的慈悲,不是你修得有夠不用對三寶,不是,一樣要對三寶,後學就沒對就進去,就在理天繼續飛,光一樣很多光,看沒有眼睛都瞇瞇,一直飛到一個地方停下來,夠了下來,後學手就放開,就說仙翁這裡是那裡?仙翁就說這裡是理天的功德祠,功德祠,管我們在世做好做壞的功德的地方,我就說這個上面怎麼有東西會動,管功德我們在世做好做壞,管功德的地方,後學就在那裡看,看這個上面怎麼有東西,怕動到那個東西就蹲下去看,我就嚇一跳,兩條龍啊!真正的龍,比獅子還大只,你看到會怕,獅子沒有綁你會怕,我們平常沒有看過,龍都是廟口雕是假的,真正的龍不一樣嘴巴比較短比較凶,感覺很恐怖,左手邊金色,右手邊青色的,金色和青色的兩條的龍,蹲下去看仙佛化身這兩隻理天功德祠的天龍,你不要緊張,金色這一隻看我們做好事,青色這一隻看我們做虧心事,所以說什麼是龍天表,真的有天龍看我們做好做壞,我們不是天榜掛號,掛在理天的功德祠,接著就進去了,就說你跟我走,進去之後仙翁就很慈悲的說,你啊求道,算很誠心,當然後學聽了不敢當跪下跟仙翁叩首,修道為什麼你很誠心還發生車禍?那樣不合理,為什麼這麼誠心的人還發生車禍?而在那裡晃來晃去生意好事業好,這樣不對啊!

對啊!仙翁就說:你會遇到這一次,這是有原因的,過去世就是前前輩子,有一是你就是和人合夥做生意,但是你賺錢後謀財害命,殺了三個人的命,原本你要一命還一命,這世你殺了人世是26歲,因為三個人不是同一年齡,都是20幾歲,這時候你的業障成熟了,所以他們要來跟你討,26歲殺了人,所以他們要殺你,所以你要還人家一命,不僅這樣,你下半輩子26歲你要在還人一命,還有在下下半輩子你要在還人第三條命,連續三世你都在20幾歲就過世了!幾歲你就過世了,他這麼一講我就很緊張,仙翁就說仙佛諒你在道場都有修道辦道,你三世的因果,原本要三世才能還,這三世的因果讓你三天就可以還,在醫院這三天就讓你還,為什麼在醫院三天,他們被你殺了之後,就去地獄道和惡鬼道,到地獄當惡鬼,反而是你殺了人生意有錢你就去佛寺懺悔,去到佛寺遇到師父師父就給我開示,就跟他說要放生要做什麼...之後那世的我也過世了!轉世之後的我,做人不打緊,因為祖先還有一些福德,還可以求道,修道不打緊,因為很多人都求道,很少有人住佛堂的,後學是求道就住佛堂,求道過兩天就吃素,每個人都有一些因緣,後學求道後就住在佛堂,他們要討沒機會,有護法神在他們討不到,他們一直等等到我退伍,住在家,在家沒有佛堂,找到那個空檔,休息的時間來討,原本是一命還一命,因為之前在道場有修辦,仙佛跟他們談論,你們知道有多少仙佛和他們談論好幾百個仙佛和它們談論,知道為什麼好幾百個仙佛呢?因為後學渡很多人,渡很多人,我們是不是燒表文會燒上去,表文燒上去不是每次都是這個仙佛接,什麼大仙接的,他接表示跟你有緣,有緣他就來給你幫助,所以辦道我們要常帶人來求道這樣,因為你可以跟很多仙佛結緣,每次來的仙佛護法並不是同一個,所以很多仙佛幫後學渡人渡多,所以仙佛幫後學講情,我們濟公老師怎麼跟冤欠講情,老師跟冤欠講情,老師不是我們說想的,在法會我們所看到,就活潑,高高在上,實際我們老師說想不是我們所想的那樣,在佛桌面前,給我們拜,老師是專門給人家拜,說真的我們這些徒兒太不上進!

仙翁有講一句話,一我們在座的修行的功力的方式, 要還你六萬年的業障就不夠,想要功圓果滿,不夠,老師跪著求冤欠,很誠心再給徒兒他一次機會,饒了他給他修辦是這樣,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那我們在地獄好幾百年誰要同情我們?你的徒兒都有濟公活佛出面,那我們這些冤欠要求誰?那不然讓他在醫院體會,將來他做功德,你也是沾光,結果,說成了,好! 後學就在醫院三天,每個時辰忍受刀割喉嚨,後學真的在醫院三天,每個時辰忍受刀割喉嚨之苦!

兩個小時來換藥,不是刀割喉,由生而死,由死而生,兩個小時就來一次,每個時辰後學生而複死,死而復生一次,第一次還沒有感覺,第二天第三天就很像,體溫很低,整個人都冷冰冰,那時候你換藥會痛,抽經,整個人硬梆梆的,僵硬那個就是,像死去一樣,慢慢要動,剛開始要動很困難, 針要插要退,一個小時來一次,那個時候換藥後學,手要開始動半個小時。

換藥要半個小時,等於一個小時,一直在痛苦的時候,另外那一個小時在驚恐的時候,那叫白目,生而復蘇死而復生,沒有那個停的時間,在醫院喝水還是呼吸,就像在吞火一樣,喝水像再吞火,那時候喉嚨受傷沒辦法吞,吞不下去只好用棉花吞,吞到那裡卡住,不敢吞下去,吞下去卡住,就像火燒一樣,所以是不是身體會冒冷汗,我才喝不到5cc比流出來的汗還多。

進去就在發抖,餓鬼道就是這樣子!喝水呼吸就像在吞火一樣困難,喉嚨像被什麼鎖住,接著說在每天的11點才有休息,我就說有嗎?祂說有你在想想,十一點時候護士來給你打消炎藥,我就說對對對!護士十一點來打消炎藥,打了十分至十五分鐘不會痛,只有那二十分鐘可以爬起來上廁所,只有那二十分鐘有辦法,我們算一算一天二十四小時,對不對?乘於六十分鐘,等於多少一千四百四十四,你只期望那十分鐘,一天一千四百四十分多鐘,你只期待那十分鐘!你只期待那十分鐘,那叫餓鬼道!希望很大但是得到得很少!

等十天,只有等十分鐘休息,第二天我就喊護士來打消炎藥,第二天,護士說不能再打,下次你的傷口不能癒合,你的抵抗力會降低,所以清清楚楚一條還一條,後來再說你要受三天的苦,你要受完就是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為什麼你到第三天就沒有受苦了!那是因為你在醫院真心懺悔,在醫院你會真心懺悔,這很重要!我們每個人真的要感恩懺悔,因為你不知道你做了什麼事!

憑藉著你以前渡人的真功實善,及你在醫院的的懺悔,原本要三天讓你在醫院兩天多就抵過了,祂這麼說我就很感恩,叩首謝恩!仙翁,我就在發抖,仙翁就說你跟我走啊!拉到左手邊這裡,是理天的蓮花池,這叫做八功德池,有很多龍頭的水,仙翁說只要我們在座的有求過道,天榜掛號,只要有求過道的人在理天,都會種下一朵蓮花,只要我們求過道在理天,都會種下蓮花,後學去小仙童就頑皮說就在那裡跑,仙翁您騙人,仙翁說怎麼有騙,全部都香腳哪有蓮花?都只有一支一支的香腳而已。

這支只有有香腳而已,仙翁說:「你在看仔細」,我就抬起頭看,上面寫什麼呢?上面寫著幾時幾分?就是幾年幾月幾分在什麼時間?在什麼佛堂?點傳師是誰?引保師是誰?最下面寫什麼?求道的時間,我們人間有一張,理天功德祠插在那裡,我就說仙翁您不是說種蓮花為什麼只有香腳,仙翁就說:這個就是求道結善緣!指有種子不會發芽,來這裡有種沒有養分不會發芽,只有求道結個善緣而已!只有香腳,你看前面那個你有看到喔! 前面確實有葉子和蓮花!有葉子有蓮花,我就問仙翁說:「仙翁這個我都懂,但是你說好像不對,那不對這個比較小,那個比較大顆,一個有在道場,一個沒在道場花為什麼比較大顆。」

愿立與業力

各位前賢知道什麼原因嗎?仙翁就說:你在看詳細一點,我就看,蓮花上面一樣有寫名字,但是有差喔!小顆的上面只有寫名字和求道願立而已!而這邊多一個清口茹素,清口蓮花就很大了!所以不是我們在座說心好就好,不是這樣就好,我們還要立大願!修辦道蓮台才會出來!你只有心好,沒有去渡人,沒有去成全人,只有葉子而已!不會開花,接著是有葉子也有花,接著我就頑皮地問仙翁,仙翁那我的呢?仙翁就隨手一撈比這個還小朵一點!拿起來就一朵,就說這朵就是你的,就拿水起來洗,仙翁就說:洗掉你的,過去的業障,三世的業障,還你本來的面目,就這樣洗一洗,這一世光很強看不到,又拿回去,變成能夠適應理天的蓮台,看得懂了前面那一朵金光閃閃的那一朵是什麼?很大朵形狀很奇怪,形狀看起來很奇怪,我問仙翁:「那朵是什麼? 」仙翁說:「傻孩子 ,那是您們濟佛的蓮台啊! 」

那是,我們老師的蓮台,我們老師九品蓮台啊!九品蓮台不只一朵,那是好幾千萬朵的小蓮花。

遠遠看昨天看是大朵,實際看是好幾萬朵蓮花合成一朵,仙翁就說:那是大家感念,濟佛的恩德,所以蓮台才彙集這麼大!九品蓮台,所以我們修到真的是這樣,以後我們都會回去,要有這個信心,回去要怎麼看你的蓮台呢?要看你的後學長不長進啊!你的後學有沒有成全好,承上啟下,當然你的蓮台就大了!不然,頂多三年五年,不修不辦了,不修不辦您有什麼功德? 所以,蓮台清清楚楚,修持大仙,都是九品蓮台,道場封大仙都是九品蓮台,都是九品蓮台的果位!不得了,仙翁就說:你來你來,後學那時拿我那朵蓮花,拿到蓮花有一種香味,那種香味聞到,我第一次拿到很自在安詳快樂!

錄音帶二

第二集

第一次真得無憂無慮,第一次沒有憂愁,看到自己,逍遙自在,聞到那種香味,整個人透心涼,清清楚仙翁就看我不要走,就叫我回來,剛進去沒看到後來看到,楚,後來就看懂,功德祠原來是這樣,前面這裡這一面房子很多房子,左手邊是這邊是蓮花池,右手邊是璠桃園,仙桃就對,而這一邊很多房子,房子裡面有很多東西,蓮座,鋪銅,椅子上面都有寫,寫開荒闡道, 意思說你有開荒闡道,可以去坐什麼,坐什麼,仙翁說你有沒有看到前面那一棟,有看到金色的,人家坐神明那種鑾轎,金色的神明轎,沒有多高,只有這樣的高度。較小的金色的神明轎,仙翁就說,裡面裝你的功德,後學就請示,可以你可以進去看,裡面一張黃色的紙,我們表文顏色較淺,裡面有寫表文呈奏,掀開第一頁幾時幾月幾分,你渡哪些人?幾時幾分你渡什麼人?下面就有寫,渡化有功,最下面還寫報事靈童,時間地點你做什麼事?什麼功都寫下去,第二條一樣時間地點你渡什麼人渡化有功?看這個就看到好幾頁,因為後學渡了好幾百人,光是前面渡化有功就好幾頁, 一開始寫是金筆狀紙寫,現在是金筆揩書寫,也是幾時幾分,下面寫上勸化有功一樣寫報事靈童,後學就覺得很奇怪,中間的差別是怎麼樣知道嗎?渡化有功,你跟引保師渡化有功,我去渡就對,帶人來求道,帶他來他說沒興趣,這叫做勸化有功,這個一個100功,一個50功,一樣功德無量,所以我們去渡人不是掛引保師了不起,重要的是我們要將這個天道這個三期普渡,可以救人的性命,達本還源歸根付命,這件事要去跟人家說,你有去說你就有功德,不是說要渡到人才有功德!而是這件事,你要去當道的代言人!有功德前面渡成的有功德,後面有沒對渡成的,有功德也是有,所以,大家要認清楚,他有沒有來求道

是他的因緣,他的緣分,但是我們跟他說有求道,請他來求道,這是我們的本份啊!是我們修道人的本份,我們去做我們本份的事,我們有功德,對吧!這個清清楚楚啊!後學就在裡面看,光是勸化有功就5000多條,後學就在想以前跑得很勤勞,因為你一年才365天,一天讓你去找一個5000人你要找幾年?幾十年,結果我才求道七年,有時候覺得大家真的要用心,結果又再掀後 ,有時候覺得大家也要用心,結果又再掀過去,後面接著教佛規有沒有功德?教佛規也有功德,接著有掀過去,有時候我們騎摩托車載米,在辦事人員再什麼去佛堂那都有功德,我們有功德,結果再翻,和有時候拿辦道獻果,像現在我們開班,排椅子,也有功德,今天這個椅子不知道誰賺到,每一樣都有功德,不是沒有功德,所以只

要是佛堂,後面再翻,後面都是無謂施,只要是功德我想到腦袋都沒有概念得,仙佛都記起來,有一次在淡水的博多壇辦道,因為有看過那一條知道怎麼是這

樣,這樣也有功德,那次辦道原本是要打毛巾,結果沒有太晚過去,求道人在下面休息,我就陪求道人吃水果,就一盤水果他一塊我一塊,結果人家說樓上要辦道,開始開釋道義,他上去我就走了,結果我去那邊吃水果,陪那個(求道人)吃水果,只陪他吃水果,就記助道有功,光是去那裡吃水果就叫助道有功,真得上天取我們一點心,後學現在就發現很多事情人情人後,人家看不到的時候去做,那才是真正的功德,人前人後去做,才是真功德,還有心理面認為那是功德去做,理天記得清清楚楚,我就在那裡看越看越高興,難怪仙佛會救我!仙翁馬上就知道,祂就說你出來,你出來,後學就出來,出來好像就自以為是洋洋得意,跟仙翁說我也很多功德,仙翁說你不要太高興,有沒有看到對面這一棟,黑色的像

崇仁大樓一樣還沒蓋好,這棟就是你這輩子的罪過錯,很高三層樓,仙翁就說旁邊的那兩棟也是,總共有三棟,加起來比崇仁不是是比崇義還要高,比這一棟還要高,祂說是你的罪過錯,我就請示仙翁可不可以進去看,仙翁就說你可以,仙翁就說既然來了就進去看,後學就進去看, 只有渡人有功,只有渡人有過,什麼過很大的過,後學去渡這個人沒有去成全,所以它下面就寫什麼人求道因緣成熟,我渡他,我可以來求道,已經答應,報事靈童已經記好,結果我們沒有專心,沒

有給人家聯絡到,他沒有求道,祂就記起來,他的求道因緣已經成熟了,你未加渡化,你這個渡人有過,剛剛是渡人有功,現在是渡人有過,接下來後面這裡有寫某一個人法會因緣成熟,你沒有去跟他說,法會呢?你沒有去講,這個就是罪過,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這個在下面之前名,功,有功有過都是寫誰?在佛堂得都是報事靈童,請壇的都是報事靈童在記,沒有請壇在佛堂外面,做善事去渡人去做麼,那是日由神,夜遊神日月由神就對,抬頭三尺有神明,就是一樣日由神夜遊神,除了這個之外還有這個人的九玄七祖,他們的祖先就說我這個孫子,我女兒或孫還是因為你沒有去渡,他都已經說要來求道,你沒有去帶他來,那這個過算在我們的頭上,後學有渡一個人,這個人答應以經要求道但沒有帶他來求道,結果他的求道因緣錯失,過是因為年紀大了過世,他的求道因緣,他這一世的求道因緣,因為這一世已經過世了,之後要來求道,下一世要什麼時候才能求道知道嗎?要在十二次,投胎轉世要在12次,才能有機會求道,12次最少給你30年,12次至少就要三,四百年了,所以能夠求道不簡單像是求道簡單沒這麼簡單,一樓都是寫很多渡人和佛規禮節,去道二樓上面就寫有時候我們來佛堂,禮儀服裝,佛堂來念頭不正記得清清楚楚,看我們佛堂仙佛臨壇,他不會馬上報佛號,它會讓大家恭敬,讓大家震撼,同時鎮壇詩,大家先恭敬才不會冒犯仙佛,所以這件事,我們平常都沒做,做不夠,我們來佛堂都散散的,有時候心裡都不是很恭敬這樣不行,來佛堂就要齋裝誠敬恭敬,不然我們無形當中都造過,在這裡都寫得清清楚楚! 後學是佛堂的壇主,壇主佛堂叫做法船嗎?船長是

誰?壇主,所以壇主道親來這裡求道,佛規禮節不會算是誰的帳?算是壇主的,所以壇主要會教佛規禮節,人家說願懺文要會跟人家說,願懺文一定要會講,壇主那個懺悔文,每天早晚獻香的懺悔文一定要會說,沒有說往後人家在佛堂,這都算是壇主的,到了三樓我就開始哭,哭到不能自己,大家知道怎麼嗎?三樓去的就是真正之間因為之前,做的都還有一些感覺,我都做這樣就會覺得別人沒有比我還差,有那種心態去的時候哭的一踏糊塗,為什麼呢?三樓上去上面就寫你的起心動念是什麼?寫的清清楚連你作夢,做夢睡覺放縱念頭趕快寫上去,看你是那個時候做夢放縱念頭,你看是燒殺姦淫孺樂全部都寫上去,修道人我們的心念,不是像我們來佛堂做就好,隨時隨地報事靈童比我們還要精進,你做什麼他都記起來,大家要清清楚楚,真的二六時中都不能亂,不是來佛堂做表面,你想一件事情就好,家裡是不是常有

垃圾?對不對?垃圾都丟在哪裡?垃圾桶,垃圾桶若是滿了完是不是都拿去倒掉,垃圾桶滿了我們拿一塊布給它蓋著,不看眼不見為淨,是不是?我們修道是不是常常做這種敷衍苟且,我明明做不對,人家就沒看到,拿一塊布當作沒看到,沒有啦!上天一毫一絲一分記得清清楚楚,若你有做不對的,心念有的時候要懺悔,就要去懺悔,這才是正人君子,不是人前做。這心裡頭都要正。沒有辦法抵,這個總共加起來,我們不是說修道要三千功圓,三千功是哪三千功?一樓人道的天要一千,人世對待要1000千,最上面內心

心地要1000,所以我們修道人一定要人道圓滿天道,還有做一般善事還有禮節要做到,天地人的三道,善事要做到三千八百果,後來後學在那裡看就哭到不行,仙翁就叫我下來,祂就說你也不用傷心,讓你知道你的因果你做

的這些事,不是要讓你傷心,這是要讓你了解說,很多事情分文不滅,以前你做過很多事情是你沒注意的現在就要去做,仙翁就說:「你現在道場修道辦道,不管你是有功德還是沒有也好過和錯,不管修的好,修的不好,現在只要是你有在道場,仙佛幫我們頂著,在理天幫我們那些業障頂著,將來你也功圓果滿。」就一併銷去,三曹對案的時候有降時候,就醫並消去,要

是沒有,仙翁就說:「你作什麼因就還受什麼果。」你作什麼因受什麼果,祂的意思就是說,你這一世有修道拜濟公活佛幫你擋,有仙佛幫你擋,那下一世你有機會求道嗎?那不一定你不修下一世就不在,不知道,擋的了這輩子,擋不了下輩子你造什麼因?你就還受什麼果,後學聽了就很感恩跟仙翁叩頭謝恩,仙翁就拿拐杖給我凸一下,我就慢慢驚醒,驚醒後手抱合同,跪

在醫院的床上,哭到淚流滿面,這就是後學出車禍的那陣子顯化的經過,後學常在想仙佛真的很慈悲,為什麼很慈悲?理天看我們人世間,像個塞糠,骯髒,那個念頭起心動念,骯髒,但是我們看,仙佛法會不是都會來臨壇,你看賽糠你會跳下去嗎?應該不會跳,仙佛不是,普渡眾生就是要有這種勇

氣,祂看到大家都在賽糠祂很痛苦,祂以前也是掉在賽糠跳脫出來,洗澡噴香水又在跳下去這個叫作大慈大悲,所以後學回來有時看到法會仙佛臨壇,仙佛都非常感恩,我們沒有去過理天,不知道理天的殊勝,去又再回來真的了不起,後學那時候都不想回來,是仙佛拿祂那支拐杖給我凸下來。

後來還有一段,小顯化,仙翁有交代三年以後,等於這件事發生之後三年,你有個機緣可以公諸於世,這個顯化經過,為什麼要等到三年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等到三年,當初後學也不知道什麼意思?到去年的四月份,有一位廖講師發心要出一本顯化專輯,他們聽說後學有顯化來問候學,他就問後學要不要把顯化經過寫出來,我就說好啊!我就寫,說是說但是一直沒寫,直到九月廖講師打電話來說,剩下你這一批我們就要印了,那就趕快寄給廖講師,廖講師就問後學是不是在公司那邊負責印刷?你可以幫我去問嗎? 估一估那本書四萬四千五百元,印一印之後後學就跟廖兄請款,請款的時候剛好遇到印刷廠的老闆,就跟他說你印這些書一樣是善書,你應該捐個善緣,老闆我們這個一樣是勸人做善事的,你要不要順便給我們贊助一下,老闆說好我贊助二千五百元,我去的時候跟廖兄請四萬五千元,廖兄算一算就跟後學說范兄就神奇,我就說:怎麼了嗎?當初要拿來印善書的錢,這個錢怎麼來?當初要來印這善書,這個錢是怎麼印?那200,500,300,500,100,1000,一萬,隨便捐,剛剛好四萬五千元,沒有多沒有減剛剛好,剛剛好四萬五千元,他說還好我有募捐二千多元,所以不可思議! 印出來,十月五日是什麼時候?是後學住院出院的那一天,十月五日是後學出院的時候,十月五日剛好出來,真的想想不可思議,後來我們這一批顯化經過出來,發一崇德月刊有刊嗎?有前賢可能看過,編輯有個羅講師,就打電話給後學,一定要跟後學分享,分享什麼?發一崇德月刊從出刊到現在,發行到每一期,最少印6000本,其他都印4000本到5000本,他就說:「你十月那一期印幾本?」後學說我不知道,他就說:「印二萬五千五百本」我就說怎麼印這麼多?不知道,不知道是什麼機緣印這麼多,他說各方連國外,十月還在印照理說不可能印,連海外大家都說要多印多印,四~五倍的量,所以有時候想想仙佛所講的很多事情,先說後應,所以這一點真的大家有要這個信心,接下來後學想說當初老仙翁有說,念你在修道辦道上有一點誠心,後學這幾年所以有時候

想想仙佛所講的很多事情,先說後應,所以真的大家有要這個信心,接下來後學想說當初老仙翁有說,念你在修道辦道上有一點誠心,後學這幾年都在想說以前做了什麼事?仙翁就會說誠心,後學就想說跟大家分享,誠心實際上的誠心是怎麼樣?我們要有慈悲心,我們常常說要愛人,人才會愛你,我們常常發脾氣,脾氣一來福氣就沒有了!,所以平常我們要克制,改變我們自己,後學一開始求道後就在想,我一定要渡我爸爸,法會的時候那一班老前人還在,老前人來了就問:「大家都求過道了沒有?」大家都說求過道開始,「您爸媽求過道了沒有?」「兄弟姊妹求過道了沒有?」老前人說:「我們這一世有四種人要渡,這四種人若沒渡起來有點缺陷,第一個父母,自己的爸爸媽媽要渡,第二妻子兒女,第三親戚朋友,這個也是要渡,第四跟你很好的朋友,這四種人要渡起來。」我就一直在想渡我爸爸,後學算是單親家族,就是父親從小就很嚴格,說話想殺人,所以一直怕他,想說到底要怎麼說請爸爸來求道,想到沒辦法,那年暑假要回去,後學有六個月不敢回去,回去怕穿幫,六個月不敢回去,在佛堂想說啊! 在佛堂想說啊!放暑假也要回去,去買五顆水果,人家獻佛桌,就跟老師叩頭,求濟公老師慈悲啊!後學要回

去渡父親,請老師慈悲撥轉,之後就起叩完100叩首,就準備要走,起來想想濟公老師瘋瘋癲癲不太可靠,瘋瘋的應該求一個比較有信用的仙佛,求關聖帝君,就在跪下100叩首,求關聖帝君慈悲撥轉一下因緣,供果收了就回去,回去到我家一個轉角過去,就看到爸爸在田尾種仔,種花在種仔阿,看到我第一句話,若是你兒子六個月都沒有碰到,第一句話會怎麼問你?爸爸的第一句話,終身難忘,「聽說一貫道的現在玉皇大帝是關聖帝君」,我就想說他怎麼會問這一句,他就說:「 沒有阿,聽人家說一貫道的玉皇大帝現在是關聖帝君」,我就想說他怎麼會問這一句,他就說:「 沒有阿,聽人家說一貫道的上帝現在是關聖帝君」後學那時候剛求完道,接近不久,道學也不清楚,就說對啊!為什麼祂能做關聖帝君,因為一貫道有天命,所以大家都來拜,我就硬說,我爸爸和乾爸都帶去求道,所以有時候想想有求有感應,我們同學,那時候讀大學,求道有幾個比較好的,要渡幾個比較好的,那個不用講道就來,之後要來渡就很難渡,因為懂你啊!平常都和你上課都知道都懂看顯顯,你這個人看顯顯很難渡,很難渡後學就在想說要怎麼渡?後來就覺得應該跟老師稟告,是不是我們應該渡人應該要跟老師秉告才對,開始拿一張紙寫起來把名字都寫起來,要渡同學的名字都寫起來,到佛堂那裡看點傳師燒我就跟著燒,我就說:老師慈悲這個道,是您在掌的,我這幾個同學我要渡他們,但是他們看到我就要閃,要不然就是在那裡凸我,老師慈悲撥轉,這些人我一定要渡,先跟您說,我們同學晚上做夢夢到我,我不知道在跟他說什麼,他都聽不懂,隔天他來找我,我昨天做夢有夢到你,你不知道要跟我說什麼?是啊!我都一直想說:「你人很好,一直想邀你來我們佛堂求

道」之前說到這個都翻臉,就說好啦好啦!你們什麼時候?真的有感應,還有同學要去上課教授在前面,就聽到旁邊有人在叫他等一下要去找範聖傑,

走走走,後學平常不是坐第一排就是最後一排,他就走去坐在我旁邊,我就覺得奇怪,怎麼這麼稀奇平常你不是都是坐在最後一排怎麼會坐前面,沒有

很奇怪剛剛怎麼有人在耳邊說:叫我要來找你,對晚上我們辦道,原本說不要來求道,結果都來求道,我們還有六個同學出去玩,很有趣,他們玩一

玩,他們回來,我們伙食團在較偏僻的巷子,走過去又走過來走過去又走過來,就想說他們不知道在搞什麼,我就跑下去問他們怎麼會來這裡?我住在這裡,後學跑下去留下,要不要來我們伙食團坐一下,下去六個人都說可以來來求道,我就問他們不是要出去玩為什麼跑來這裡?他們說就玩玩想來這裡休息,休息在我們這裡,又在我們這裡走來走去,有時候不可思議啊!所以後學認為修道還是要渡人,第一點最先基本第一點就是發心。

你要發心去渡人,你只要發心去渡人求什麼都有感應,後學那時候病好來台中坐工作,那時候剛好台中學界要辦個成長營,後學覺得要給大家一次不一樣的,所以做一個投影,多媒體互動,那時候問一問加一加電腦要十

幾萬,那時候剛退伍還沒有那個錢,沒有那個錢難道認命嗎?怎樣還是要跟老師說一聲,叩頭跟老師說一聲,獻香的時候跟老師說一聲,缺設備,隔天早上,我哥哥打電話給我你有沒有缺電腦?我這裡有一台,我要的是能夠投影設備要很好要十幾萬,他說不用我這裡有一台只要三萬多,我算一算剩下的前三萬五剛剛好,有時候想想仙佛站在旁邊在聽,後來後學大三的時候,接伙食團的負責人,就開始辦,辦道也是辦得很盡心,我們知道在道場有到有人事啊! 年輕人對人事特別在意你都沒有給我,你都沒給我怎麼怎樣...你都沒給我尊重這個道,沒有尊重這個人事,那時候伙食團就鬧到怎麼麼說?就是快要翻過去,後來我接負責人一年,三年到大三到大四時候要交棒,交不下去後面的人都被另一團拉去,因為王OO是我渡,但是他們後來要請學弟住伙食團他們先說,我到後來才說,他們才說你們這邊都住滿,我住另一邊,交棒沒人可以交,一年渡100人,想說可以卸任,那時候也是很傷心,不像現在比較沉穩,那時候還年輕,那時候下課越想越氣,跟我們老母告狀,後學就獻香跪下,跟我們老母告狀,老母這樣不公平,為什麼不公平?人

是我渡,引保也是我掛的,成全也是我們在成全的,為什麼?沒有知會我們就將人都拉過去,這樣不可以,這樣大家修道不行,理直氣壯,跟老母娘說,叩首叩到叩一叩,要怎麼說,叩首要低聲下氣,你有氣叩首叩到會痛,自己站起來,叩不下去了,就站在佛堂在那邊想,不知道為什麼就站在那裡在想,站站到十二點多站到一點多,站到兩點多,後學覺得不對喔!我們我自己沒有跟學弟說,學弟去答應別人,這是正常的。我就沒有告訴你有活動,你去參加別人的活動,這是正常的,為什麼你說人家沒有給你尊重,是你做事情沒有圓滿,自己會反省,想一想就很慚愧,可是怎麼辦就快開學了,後面學弟妹沒有得住,怎麼辦?沒人,伙食團都是要大四考研究所的,要補習,大家沒時間修道辦道,那怎麼辦?後學也是這一年做的很失敗,就感到很可

憐,又在跪下來,之前的那個不算,重來又在叩首,後來又想到老母娘不要把這個道命停掉。不要把伙食團的道命停掉,沒有人進來就停掉,我們辦到沒有人來求道是不是就停,佛堂一直沒有壇主來,停掉這個天命就停掉,後學就很緊長,不要讓這天命停掉在給後學一次機會,後學就一直叩首,我就在想當初師母為了道在五十幾年,我們有前人警備總部抓去,師母為了大家向老母叩首,叩一萬叩首,我們那時候認為師母有這種精神,我做徒兒的難道不行嗎?那一晚我就叩一萬叩首,整個拜墊全部都是口水淚水爬不起來,用扶的,爬去旁邊休息,後學之後發現師母中風,好好的人去叩一萬叩首,真的你會爬不起來,叩一叩也不知道怎麼辦?六神無主,沒有學弟妹就很嚴重了,回去就煮飯煮好,煮好一通電話打過來,一位陳點傳師以前是陳講師現在領命,范兄我有渡一位黃姓夫婦他們兒子,他考中我們學校你要不要打電話去成全一下,他說好開學時候他搬進伙食團,之後吃飯完後又一通電話,您好請問是伙食團嗎?是,請問你哪裡?後學住金門。那你怎麼會打到這裡來?我今年考上淡江大學,想要來接近伙食團,不知道可不可以?後學說好來啊!後來這兩位一個是道務組長一個是負責人,吃飽飯後八點學弟林兄打電話給我,范兄後學在學校碰到一個好棒的學弟,他今年新生剛來學校看而已,就叫後學去成全,去到那裡時剛好他們土木系的學長在大地測量,後學去跟他說,學弟說開法會那天系上迎新,就是說他們系有活動,後來就跟他硬講,他就來求道,求道後後來住伙食團,他們三位前賢,後學沒有在成全,都跟他們學習,仙佛撥轉叩完一萬叩首之後,回去不到兩小時,三個人出現住在伙食團,你說感應沒有,有感應太大了,真的有怎麼會沒有,感應很大,去我們村莊渡人,後學就想說在我們莊裡渡人後,去我們家渡完就要渡叔伯阿公,大家要渡,我們以前拜拜都拜什麼?雞,鴨鵝都拜葷,後學都拜水果,水果阿嬸就在念,你拜這個神明不會庇佑,會降災厄,後學聽了就很傷心,後來會想說他們怎麼會這樣想?一定是沒有吃過素料魯,我就去中藥房抓藥包,準備一些素雞素鴨切一切,去那個路口去那裡煮,煮到香噴噴,一杯一杯用好,一杯一杯拿去我阿嬸那裡,嬸婆那裡給他們吃,我就說嬸婆好不好吃,大家都說好吃!

好吃,大家都說好吃好吃這個怎麼做的,我就說這素料,我做的素料,這時候做素料吃素料好啊!若是你要渡左鄰右舍,做好吃的去給他們吃,這個叫財施耶!做好吃的去給人家吃,不是只有建廟而已,財施真的有效,下次才跟他們說去渡,吃素不錯!下次跟他們說,初一十五拜拜,素雞、素鴨可以來拜拜,好啊!之後我們有在拜拜,後學那邊有要拜拜我都先去問十幾戶,素雞素鴨後來那個賣素料的跟後學都很熟,所以我們要去渡人真的要改,真的要改變,以前我們那邊的人都說那個吃菜啊!有些藐視,我父親每次出去都說我那兒子很好只差一步,他吃菜阿!結果,他這一次去那裡說,都沒有效了!為什麼呢?我阿嬸說好,吃菜的好,我現在也學吃素,我每次出去,我就去煮給他們吃,可以渡人成全人,要渡人成全人,一定要改,小孩不知道吃素哪裡好,去煮給他們吃,煮兩餐他們就知道吃素的好,後來就去渡我們莊裡面的,那時候就在想我們莊的要怎麼渡?

想說應該去成全第一個是誰?去找村長,就想說去渡村長,去找村長啊!我知道我求過道,我就說:「你不要騙我,你求過道你三寶還記得嗎?」(裡長)我不太知道,要不然你兒子有求過道,我兒子喔!(後學)要不然你兒子我帶去求道,(裡長)好啊!你去跟他說,若他要去,你帶他去,我就去就去渡他,我有一次帶國中生和高中生就給他們交代,(後學)你衣服要穿得整整齊齊,你要穿得整整齊齊去求道,我們那邊有位楊點傳師看到,好,往後道場有希望,看到道場整整齊齊,看大家都很有禮貌,道場很有禮貌,道場可以看到爸媽不要求,他兒子也可以,就我這個年紀,渡她很好渡,因為後學是大學畢業,電腦公司上班,看看我較年輕的這一輩去跟老年人,好像口氣都不是很好,我們的口氣都不好,後學都很甜,阿坶你好,身體有比較健康嗎?之前不是都要住院,什麼時候要去?後學載您去,後學都是這樣成全人啊! 我們村子裡頭阿嬸和阿伯也是這樣去去成全,渡人去跟人講道理才可以去成全起來,跟人講道理說道真理真天命真,在你身上都沒有真?要渡人真不好,放下身段,所以後學旁邊有一個阿嬤,她渡一位博士去求道,我跟阿嬤說阿嬤不簡單,男人你有辦法將自己的身份地位放下去渡博士,我們呢?年輕人我們的知識地位放下難有辦法去渡老年人,這是互相的,真的道是真的真,時間差不多了!

後學再說一個最近的,後學的阿嬤,七月份發現得到直腸癌,剛開始是大腸,之前常跑道場也不知道,回到家才發現阿嬤肚子怎麼脹得這麼大,很大一顆,我就問阿嬤怎麼了,阿嬤就說肚子脹脹的,一直沒有消化,沒有排便,三天沒有排便了,這樣就很嚴重,累積上來,我就帶去員林那裡醫院小醫院檢查不出癌症,小間醫院腸胃不舒服還開藥,我在看越來越不得了,彰化基督教醫院去,醫生內行的內腔科的一看,加護病房處理,醫生出來馬上說,要動手術嗎?我阿嬤那一年88歲,問她要不要動手術?醫生說若不動手術一個禮拜內走,這個禮拜穩死,手術動完,活過三天還可以活到一個禮拜,活過一個禮拜還可以活到三個禮拜,就算手術後也是一天算一天,最多活三個月,有手術活三個月,沒有手術活一個禮拜,等於宣判死刑,後學那時候聽到這消息就難過我的叔伯、我阿伯、我爸爸大家就在那裡討論,要開刀不開刀,不開刀一定死,不一定活,到底要開不要開,後來大家就討論說人還活著,要救,總不能這樣就死,就決定好,開刀,一開下去就馬上病危通知,為什麼?80幾歲的人原本就沒有什麼氣,還開刀開下去,醫院開三次病危通知,都麻煩家屬領回去,後學那時候還在上班,那時候說病危,後學請假到佛堂獻大把香,3300叩首叩完就請上清茶到醫院,去到加護病房,已經快要停了,快停了,後學就在想很緊張,不知道該怎麼辦?想說旁邊基督教醫院,旁邊有掛圖,裡面寫著我們絕不可輕易放棄,若時候到了就要收成!它可能是寫給醫生看,您不可以這次不救人,可能你救一次他救活了!

它的意思是這樣,後學這樣看心裡就有一種感受,對阿我不可以放棄,要用三寶,我就在我啊嬤身邊說阿嬤現在你很嚴重,求老師慈悲,我就跪在醫院病床的旁邊,差不多7-8分鐘那個儀器開始嗶..叫到護士和醫生都跑來,.因為他們以為我把呼吸器拉掉,其實不是是心臟如果恢復, 機器會偵測到不正常,就開始叫,醫生就說病人醒了,病人醒了, 反而活起來,還是很危險都在加護病房,我就看到我奶奶嘴巴就在吐吐吐,一句話,在說麼?大家就在想說她在說什麼?她(范聖傑的阿嬤)說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後來她能說話時,阿嬤你一直在跟誰叩首?老師站在旁邊,叫她一直要喝佛水,我阿嬸聽到佛水就說九華山的佛水,後學就知道不是那種水,我包包裡面的上清茶,那時候我就常常台中彰化跑,一千叩首求一杯上清茶給阿嬤配藥,醫生說,喝喝就算有一天手術後,有三天一個禮拜,有三個禮拜,三個月,結果,我阿嬤只喝清茶配藥,喝到檢查沒有,再去複檢,醫生說原本送來的骨頭癌細胞已經擴散,一顆一顆腫起來已經擴散,現在也擴散變成縮回性變成一顆 一顆,原本跟指甲一樣大顆,現在變成像米一樣大顆,一顆一顆全身都是癌細胞,不是沒有,全身都是癌細胞,醫生說很奇怪當初要化療沒有化療縮回去,到底吃什麼藥?沒有只有喝佛水,現在醫生說在三個月會過世的人,我阿嬤現在在我們家會走還會罵我,說我都沒有回去看她,所以真的我們修道不得了,有一班法會韓大仙來,就問後學你要求什麼?你想要什麼?你想要創造什麼?祂就問後學,那時候辦事人員都站在外面,剛好韓大仙就很慈悲去那裡,祂就扇子攤開在問我,後學就說不出來,後學就說不出來但是腦袋瓜就想說延壽,幫我奶奶延壽,仙翁就說好啦!好啦!祂就去拿一顆,我沒講出來,仙翁就去拿一顆壽桃,我就知道壽桃就是延壽,所以後學就感恩! 真的後學在道場,修道辦道老實說不是很盡心,意思說沒有像點傳師每個都那樣舍辦,我們是插花,結果,仙佛這麼慈悲,所以我們這道真理真天命真,不得了!所以,大家真的要認准認准我們這個修道,有求必應啊!

後學阿嬤好了身體好了,就問後學您是不是有在佛前發了什麼的願?因為她知道她這個病本來就沒救,她還能活起來,你是不是有發這樣的願,你是不是有發什麼願就要去還,我也沒有發什麼願,我吃素拜佛,渡化眾生,這樣就夠,我們要有心求什麼才有靈,沒有心求什麼也沒有用,是不是?就像我們今天崇義還在蓋,剛好可以行功,因為有缺錢才能讓你捐,若真正蓋好,你要捐還沒得捐,所以行功要即時,真的要即時, 那我們老師不是說過:修道修道只要是道場的事,再小的事的事情都要當大事來看,若是凡事再大的事情,你也要當小事來看,一般的事情只要你心態正確,渡人很簡單,你不要想說別人要害你,喔!他看不到我沒看到的缺點,要給他感謝!這樣成全人才成全得起來,後學今天簡單利用一些時間分享到這裡,這樣時間還夠啦!最後後學感覺說,後學有準備一張紙,那張紙的最後一句話我們一起念,最後那一句我們一起念,新年要有心蓮,這叫佛心佛像,..真的就是這樣,希望各位前賢,真的是這樣我們就是要改,過年後這節課,原先是在過年那時候,新年要有心蓮,要換個臉不要結個苦瓜臉, 要結個笑臉,才是新年心蓮,最後祝福各位前賢大家,健康順利,我們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