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線間

發一組德慧道場張講師講述

生死一線間 生死一線間
生死一瞬間第一集 生死一瞬間第一集 生死一瞬間第二集 生死一瞬間第二集 生死一瞬間第三集 生死一瞬間第三集 生死一瞬間第四集 生死一瞬間第四集 生死一瞬間第五集 生死一瞬間第五集

出版社編者的話

上天降道的因緣,除了救劫,還要令所有生靈皆超生了死、歸根認 一。白陽弟子雖有明師一指的天命加持可帶業歸天,但仍須憑藉著精進不懈的修持,及更深、更廣、更堅定的應力與承擔,方有足夠的功德抵擋業力之追討。值此佛魔交會的末後,白陽弟子雖有參辦了愿,卻仍顯私心我執過重,心量不夠寬廣,未能流露一片天心、認理實修,愿力與禅定的功夫太過薄弱,一旦業力現前時,即身心慌亂、無所適從;尤其當面臨生死離別、疾病纏身、財色考關時,如何牢守意馬、不動一念?這些都考驗著末 後修辦者平時所下的真功夫,以及對「天命」的正知正解。

上天為了幫助末後修辦者能於考驗困境中提昇心性、消劫解業,故藉著誠心修辦道的張講師之生死見證,再次啟發白陽弟子的愿力與修行功夫。我們先天的根器都很好,但後天的脾氣卻大於根器。如何修辦中渡盡自己的習氣與妄念?張講師說:「後學以前的脾氣非常大,很喜歡生氣,做事很快;人家慢了,我就會生氣,所以那個脾氣把自己的根器都蓋住了。」再返觀自己,是否能於熱衷參辦了愿中,戰勝自己的習氣,如實的解脱生死?

張講師在發愿到國外幫辦道務的這些年,可說是勇往直前、從無畏縮。去年八月因隨駕點傳師到馬來西亞開辦法會,在完全沒預警的情況下陷入生死的邊緣,一縷魂魄飄過一道白光,看見佛魔大對陣、眾生被業力追討,以及諸天仙佛連結在一起,還有彌勒真經救人的情景,讓他面臨超越生死的大考驗,深切體悟「天時緊急、因果追討」,及「一片天心、連結同心」的重要,更肯定「明師一指」的殊勝與祖祖相傳的「三寶修持」 妙用,尤其更警覺到「自我觀照」的重要性。

我們不能以為來佛堂參班、配合辦事,就是在修辦、行功了愿,或在家潛心自修就能平安無事;原本身強力壯又致力於修辦行列、負責道務的張講師,也會有業力找上門的時候。誰也難保證尚有多少累世以來未償還的業力,到底其中的哪一個會在此時此地找上自己?因此張講師說:「平常間常無事時若不下功夫,臨難時如何過得了關?」老 云:「千條路萬條路 無有生路」,張講師懇切的說:「我們一直在人世間自以為聰明的走迂迴 路,其實沒有其他的路了!唯有在『不思善不思惡』的當下,循著善、惡中間的這道『真理白光』,才有往上升的空間。」想要走在「真理的白光」上,平時就必須認理實修、真功實善,修回那個「無念、無住、無 我」的清靜本心。上天念在張講師對修辦道的誠心,讓他過了這個生死大關,也藉此因緣傳述上天的訊息,並提醒現今修辦者加強內外功的修持。

本社在聽完張講師的現場錄音後,深感末後人心惟危、道心惟微,若無真功無實善,愿立不夠深廣,認理不夠真切,修行不夠紮實,想要躲過因果業力的討報實屬不易。故而振筆疾書,騰下錄音文稿,略做段落與標題之整理,保持全文之本意及《生死一線間》之課題原名。本書將以結緣 贈送之方式付梓,以符上天警示末後修辦者的本意。懇請各方前賢大德共 同護持、廣為宣傳及助印,作為末後修辦的指南。

明德编辑部謹識

目錄

標 題 頁

* 人與天的「一線」之隔!

* 業力不讓我出院

* 業力的「現世報」

* 功德迴向的轉變

* 身心靈一貫之道


發一天元 張達夫講師親述

* 人與天的「一線」之隔

- 除了明師一指 , 還要有更 深、更廣、更堅定的愿力與 承擔。

感謝天恩師德、祖師鸿慈,屏山天元宮三老點傳師大德,及點傳師慈 悲,並沾了各位前賢的光,才有這個機會讓後學講說這一場病的「生死一 線問」因緣。

記得以前常聽人說:「天人永隔」,顧名思義是說:「人死了,就與人世間永別。」可是再認真想一想,天與人怎麼會永遠隔開呢?當自己未曾身歷其境時,怎樣也感受不到那種無奈與惶恐。如果你不懂得天與人的關係,也會掉進這個無明的黑洞裡。天與人,本來是合在一起的,為何現在會永隔?當你站在生與死的那「一線」時,你就會明白。為什麼後學會把這堂課定名在「一線間」呢?因為後學真的在飄過了那一條線之後,才知道原來人與天真的有「一線」之隔!

我們每一個人在還沒出生前,就開始做選擇,你可以決定要不要生; 但是既然來了,在修行路上,就必須經過所有風波的侵襲與鍛鍊。到底要怎樣才能在生死當中解脱呢?如何在佛魔同顯的時代裡,從修行與愿力中超越生死、清償夙業呢?我們能不能從自己所經歷的每個歷程看到自己與天的人一線間「眾生、與上天的使命與因緣?能不能跌倒了,勇敢的、努力的爬起來,再 往前走?對無常的生命,能否生出清淨的法喜去重新看待?對眾生的苦難,能否發出更深的愿力去歡喜承擔?這場病,讓後學體認到上天無遠弗屆的慈悲。我們要超越生與死的這一線,除了明師一指,還要有更深、更廣、更堅定的愿力與承擔。

* 這場病的因由

- 當業力向你招手的時候 , 逃都逃不掉。

逞強,讓我病倒了 !

馬來西亞吉隆坡的妙音佛堂在陳點傳師帶領之下,由原本一群大學生的年輕道親,畢業後一個個出社會甚或成家立業,雖熱衷於道場舉辦的育樂營、道育班,但在道學及道務上的成長卻仍顯不夠,因此後學默默的許了一個心願,想幫助這群莘莘學子在修辦道上有更卓越的成長。承蒙點傳師慈悲允許,讓後學在這些年來有機會隨駕點傳師到馬來西亞去辦道了原 。

後學從求道到現在,對於許多事向來都很鐵齒,也很逞強,常自以為聰明,不太願意仰賴那無形的天,憑藉著愈挫愈勇的信念,常把自己累倒。這場病,就因為「逞強」才讓自己病倒了。

這場病是發生在今年(民國九十六年)的八月四日(週六),後學隨駕陳點傳師到馬來西亞去開三個梯次的法會,出發前因為事情很多,連續好幾天一直沒辦法睡好,那時只覺得身體很疲倦,感覺身體不太對勁,好像哪裡怪怪的?但也不以為意,以為只是感冒,睡個覺就好。在出國的前一天晚上還忙到一、二點才睡覺,一大早四點就起床打包行李,匆匆忙忙的趕到機場。才剛踏進桃園機場的大門,就發現整個身體很奇怪,全身開始發熱!進到候機室的時候,開始覺得熱到受不了,就對點傳師說:「點傳師慈悲,後學身體很熱,可能有問題,要去買個感冒藥。」就跑步到一間藥妝行,一進去就說:「小姐,有沒有治感冒的特效藥?」藥妝的護士看到後學的臉,覺得不對勁,就說:「先生!先生!你不是找我,你應該趕快去看醫生。」後學說:「馬上就要上飛機了,怎麼看醫生?哪裡有醫生?」護士說:「你剛進來的時候,左邊就有個醫院。」後學就趕快用跑的過去,那時大概只剩下三十分鐘飛機就要起飛了。一跑過去,醫生剛好不在,怎麼辦?只好坐在那邊等,等到剩下二十分鐘的時候,醫生才從樓 下走上來。一過來就翻一翻後學的眼睛和舌頭,說:「啊,你感冒了。 於是下了兩種藥,一個是「退燒」的,另一個是「抗生素」。後學就邊跑 邊吃,一口氣趕上了機艙,是最後一個上飛機。

上了飛機,後學對點傳師說:「點傳師慈悲,後學感冒,我們不要坐在一起。」於是後學與點傳師及幾位前賢分開坐,自己一個人坐在另一邊。一般人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就是想睡覺;而後學身體不舒服一坐下來,第一件事就是把心靜下來,然後用起「三寶」。其實用三寶就像是在睡覺、休息,所以一路上後學的心都保持得很靜。在飛機快下降的時候, 燒就退掉了。三寶有沒有效?很有效。

抵達吉隆坡妙音佛堂的時候,大概是下午三點多,佛堂的前賢很慈悲煮了一大鍋麵請大家吃。後學坐下來才扒了幾口麵就發覺不對勁,身體又熱了起來,好像開始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趕快到樓上吃藥,再下來端起那碗麵,想再吃兩口,怎麼又來了?放下碗,又跑上去,再抓起藥丟 進口裡,心想:「這樣總可以壓住了吧?」卻在後學坐到床上之後,就再也沒辦法站起來了。覺得很累很累,想要到樓下,但那個腳怎樣也舉不起來,後學心想:「睡一下,可能會好一點。」結果一躺就到隔天的早上。

第二天(八月五日,週日)是妙音佛堂的法會,早上醒來刷牙的時候, 看到鏡中的自己嚇一跳:「哎呀!這不是我啊?」沒有一點血色,知道已經不是原來的臉了!就坐在床上,不敢下樓去。因為那天是新道親班,後學的臉很難看,怕嚇到新道親,只好把原本要講的課請別人代講。這時候後學的身體好像被壓制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但樓下整個法會的流程都很清楚。那時的心情是一邊用三寶,一邊想著法會能順利成功。 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很懺悔,各位前賢想想,如果有人對你說:「晚上麼晚睡!」你會不會乖乖的去睡?根本不會聽,而且你還會不耐煩 的應付應付說:「好啦!好啦!」然後依舊趕著自己身體很硬朗,只管忙自己的事,後學當時就是這樣,才讓自己病倒。

不知名的病菌入侵

法會畢班當天,前賢們趕緊送後學到拉曼學院附近的診所,醫生一樣給了抗生素和退燒的兩包藥,回到佛堂抓起一把吃下去,過了一段時間, 仍未感覺好轉。第三天(八月六日,週一)身體稍微好了一點,但到了中午 又不行了。陳點傳師說這樣不行,就請台灣來的胡講師、和豐的彭壇主等,幫後學刮痧,刮到全身瘀青,沒有一點知覺,就這樣又撐了一天,心 想睡一覺可能會好。

隔天第四天(八月七日,週二),點傳師看情行不對,趕緊請前賢送後學到醫院,找了幾家診所與醫院都不敢收。他們說:「你不是送來這裡的,你要趕快送去大醫院!」恰巧幾家大醫院的床位都滿位,只好送到一家貴族的「英格醫院」。剛送去,後學一看到救護床,才躺下去就不醒人事,一進去就是十二天的加護病房。

剛送進去,醫生說可能是細菌感染,但檢驗不出是哪種細菌?因為當時病情很危急,只好打抗生素,先搶救再說!結果運氣不錯,暫時把病情壓制下來。前後十二天的時間,後學身上共打了十幾種的抗生素,到現在全身上下都是毒,一直到回台灣之前醫生都還驗不出是哪種病菌。第二天,醫生就發出「病危」通知,要停止醫療,後來是點傳師代為簽字才繼續醫療。

剛進去加護病房,後學全身上下酸到不行,整個腰好像快要斷掉了, 好像身體要被切成兩半。這十二天裡,有時醒來眼睛睜開知道是加護病房,闔上去又不醒人事。陳點傳師憂心如焚,除了要進行既定的法會與林林總總的道務之外,白天還要到醫院張羅找醫生問情況、想方法,又拜託 星、馬、台三國的點傳師幫忙叩首、唸經、渡人迴向等等,任何可以做的都想盡辦法做了。聽說陳點傳師忙到晚上回佛堂時才偷偷的躲在房間裡掉淚,後學後來知道心裡很難過;後學何德何能,憑什麼讓點傳師、讓那麼多人,甚至求上天幫忙?自己的業要自己承擔,生病是腦袋先病了,老師說過:「真病無藥醫,假病不用醫。」那時病房裡的後學,就像一個被保護的嬰兒,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況。聽說,那時大家的心竟凝成一氣,已經管不到自己的勞累了。

* 踩到人家的門頭

那時後學全身上下貼滿了探測器,不知有幾十隻針插在後學身上, 這時才警覺到:「當有一天你的身體不能自主時,怎麼辦?」從來沒有這樣痛過,全身痛到根本就不是你所能掌管的,連想喝一口水都沒有辦法,因為整個嘴與舌頭全部脹起來,也長了很多的舌苔。向來後學的身體一直都很強壯,跟蠻牛一樣,從來不曾喊過累,就在那個瞬間,就像美國的「九二一」事件一樣,瞬間垮下來!原因在哪裡?為什麼會倒在馬來西亞而不倒在台灣?當業力向你招手的時候,逃都逃不掉。當你的身體不能自主的時候,有可能是業力已在向你招手。在我們每個人的累生累劫裡,遲早都要碰上,那時你就不能說:「我以前做的,我現在不管。」我們要想,當業力現前時,我要憑藉什麼來解脫?憑藉什麼可以過關?

那十二天裡,不管是台灣或其它地方的親友都用盡各種可能的方法, 除了金錢幫助、渡人、印善書與彌勒經、唸經、印首外,連求神問卜也來了,他們無非是想幫後學啊!後學的母親及公司同仁們去問回來的訊息都一樣:「到馬來西亞踩到好兄弟的頭」,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後學在馬來西亞幫了很多人,讓他們躲過了一些不好的因緣,所以這些業力不高興,只好找後學算帳,這是後學自己要去承擔的,其實,不就是自己的業力找上門了?

* 業力不讓我出院 : 所有的結果 , 在後學心裡沒 有任何的一點怨言

意識田裡的因緣。

就在外力干擾得身體不能自主的時候,自己的業力也趁此機會嘎上。 後學感覺到很多東西在身體裡面竄來竄去,根本無法控制,醒一下又睡著,醒時就告訴醫生:「我要出院!」但是,「它」壓著你,不讓你出院,一直在半夢半醒之間。這些竄來竄去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不知道! 只知道「它們」壓著後學,不讓後學出院。

在陳點傳師把後學病危的訊息告訴幾位點傳師的同時,其中有一位從台灣到泰國辦道的馮點傳師聽到這個消息後,就把在泰國渡了兩百個人求道的功德迴向給後學。在做迴向時,請了壇,大把香一插,佛堂內一點風都沒有,那大把香的火燄竟然亂竄,跑來跑去!馮點傳師嚇一跳,拿起數位相機把所有在鼠的東西都拍起來。哇!原來裡面有非常多的動物。

為什麼後學會這麼肯定說照片裡的火燄有動物呢?當後學看到這些照片的剎那,便不假思索的感應到後學意識田裡小時候曾經造作過的因緣, 那個影像如閃電似的出現,如今它竟跟著我!找上我!它們就是那些不讓我出院的業力。在我們起心動念的隱微處,隨時都在造因果,可能我們認為那沒什麼,只因為民情習俗、為了活下去,還有老祖宗流傳給我們的, 不都是吃魚吃肉、有什麼吃什麼嗎?但是我們卻不知道,在意識田裡的種子已經召感業力,讓我們很難出離生死;當我們最虚弱的時候,業力就入侵,威脅我們的生命。以下敘述的,便是後學與那些業力的前因後果。

蝦子讓我痛斷筋骨

圖1. 蝦子讓我痛斷筋骨

這是一隻蝦子(圖1),可以看到牠的眼睛,上面有一個鬚,腳是彎的,後面是牠的尾巴。後學是住在台灣的陽明山上,小時候家裡非常的窮,窮到從來都沒有吃過肉。想吃肉怎麼辦?自己要去想辦法。後學從小就很聰明,到溪裡去抓蝦。怎麼抓?抓起一枝螃蟹草,把蚯蚓穿過去,放在溪水裡面,等蝦子游過來時,再把螃蟹草拉起來,然後從後面把蝦子撈起來。每一天都去巡視那個溪仔,那整條溪可以說都是後學管的。每抓起一隻就把兩隻腳折斷丟掉,然後扒牠的殼,吃牠的肉。難怪後學一進加護病房,從皮肉到筋骨,全身酸痛到好像要被切成兩半。

就這樣抓了非常多,但抓回來的蝦子並不是後學自己吃。那時只有一個心,家裡沒有東西吃,所以想抓回去分享給自己的兄弟姐妹。因為後學很會抓蝦子,每次大家要吃蝦子,都會來找後學,那時還以為很了不起, 誰知道,竟成了現在要來殺後學的業力!那時怎樣也沒想到,自己再好心,自己所造下的業,結果還是要自己承擔!

八識田裡的蛇

圖2、八識田裡的蛇——蛇頭!

照理說,八卦爐在下面,火舌應該往上冒,但這個火舌(圖2)

卻是往下,這是一個往下竄的火舌,而且下面有一個嘴巴開開的舌頭。這一條是蛇!當時多在加護病房,馮點傳師打電話來問:「張講師,你以前有沒有吃過蝦子啊?有沒有吃蛇啊?」那時後學還不太能講話,只能很輕的回答一個字:「有」。

後學跟蛇也有一個因缘,記憶裡面的這一條蛇很特別。小時候有一次在溪裡抓蝦,順著水一層一層的往上爬,一區一區的釣著蝦。突然抬頭看到一條很大的蛇,大概有手腕那麼粗大,就躺在溪的那一邊戲水,好像很舒服的樣子。後學「哇」的一聲,整個人嚇一大跳。就在那個同時起了一個歹念:「這條,把牠抓回去!太棒了!可以養活很多人。」各位前賢, 當你念頭在動的時候,會不會去執行?所謂「心想事成」,當你的念頭在動的時候,要特別注意,你自然會去執行。於是後學找了一根很長的棍子,站在下坡,拿起棍子就往蛇身打上去,剛好打在蛇脖子七寸的地方, 整條蛇就在水裡面「啪啦啪啦」的一直轉,因為牠已經不能動了。

蛇殺掉之後,就用山藤把牠捆在棍子上面;可是那時後學的個子很小,蛇很重,就出現一個非要不可的力道-硬扛。爬也要爬回去!現在回想過來,今天我們都求道了,只有求道,沒有回理天?那真是笑死人了。爬也要爬回去啊!那時就憑著那股硬扛的力道,很辛苦的揹著蛇往家裡的村子去。到了村裡,大家看到:「哇!哇!好大的蛇,好大的蛇。」 大家都很高興「有肉吃」,這下有肉吃了。後學就拿一個樓梯爬上去,把蛇綁在電線桿上,然後用番刀從蛇的脖子開始拔下蛇的皮,就這樣一直拉 一直拉,蛇血噴出來,到拉不動了,就叫下面的人幫忙拉。那時村子裡大概有幾十個人圍過來,大家都在想要蛇膽!後學就站在樓梯上說:「蛇膽誰要?誰要?」大家都很想要,可是只有一個啊!怎麼辦?後學就很調皮的作了一個動作「咚」!丟進自己的口裡,就說:「沒有了。嘿嘿!」大家說:「啊,騙人的。」然後再把那個蛇一截一截的剝下來,放在一個大的水桶, 再丟進薑絲,讓村裡的人去吃。

其實,後學也沒有吃到蛇肉,只是吃了一個蛇膽,可是這蛇就找上後學了。牠在意識田裡跟我一輩子,在累劫裡,牠是存在的,撥都撥不去, 在後學生死關鍵的時候,牠出現了。過去我殺他,現在要還給牠,所以後學住院時,全身痛到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吃身上的肉,好像要把後學的肉吃光光。剛進去醫院的時候是八十公斤,十幾天出來剩下六十六點五公斤, 身體的肉到底跑到哪兒了?真的是被吃光了。如果您也曾經吃過別人的肉,趕快懺悔。

* 鱔魚與肝膿瘍

圖3整群的鱔魚

這是整群的鱔魚(圖3),頭是抬起來的,鱔魚放在水裡面都會抬頭這樣看,這是鱔魚的姿勢,這姿勢後學永遠不會忘記。因為後學從小家裡就是耕田的,田裡有很多鱔魚和泥鰍,只要爸爸在前面犁田,後學就提著水桶跟在後面一直抓,抓得整桶滿滿的提回去。有時候抓到大條的就帶回去吃,小條的就從尾巴咬一下,吸三口牠的血,再把牠丟回去,這樣牠還可以活;如果下一次再被後學逮到,就先看看尾巴是不是有被咬過?若有咬過就放了牠。雖然牠還可以活命,但我卻分享了牠的血。以前小時候的家境,真的窮到不行,每天都吃蕃薯和地瓜葉,有這東西吃的時候,當然不會放過,如今想起來,真的很對不起!

鱔魚抓回去先放在水裡二、三天,然後起油鍋把牠丟進鍋裡,鱔魚的身體馬上弓起來成為一個圓圈圈。後學在加護病房十二天無法出來,就是因為肝膿瘍,長了三顆一直在長大,導致全身受到感染;其中一顆就長在肝臟動脈的旁邊,不能開刀,只能用一根很長的針從背後插進去,然後把膿導流出來。

在第二次手術時,那顆七公分的肝膿瘍長大為十公分,所以又要做一次抽膿。那時後學已經回復知覺了,看到那根針時還不知道害怕;推進手術室,衣服换好了,醫生就很輕鬆的拿起那根針在手裡把玩,轉啊轉的問:「你怕不怕?」後學說:「不會啊!還好!」醫生跟後學一邊聊天,等後學不注意時,那根針就從背後戳進去,「哇」!後學整個身體瞬間挺起來,就像那鱔魚被油炸弓起來的模樣,「哇」的一聲叫出來。

醫生把抽出來的膿裝一裝,只管在旁邊看他的報紙。那個醫生是個華人,會講華語,很像白色巨塔裡的主角,很冷的臉,好像沒發生過什麼事似的。旁邊的幾位工作人員對著後學翹起大姆指說:「你有夠勇!受得了!」後來才知道醫生沒給後學打麻醉針。為什麼不打麻藥?醫生說: 「這樣傷口比較快好!」果真,三天之後傷口就癒合了。他們好像把後學當成動物一樣的宰殺,想當初後學殺鱔魚的時候,也是沒理會牠們的感受,吸了牠的血,還把鮭魚放到油鍋裡炸得弓起來,沒想到現在輪到後學也要抽脹痛到弓起來,是牠們來向後學討報了!

* 利牙的松鼠

圖4利牙的松鼠——松鼠!

這個兩邊有耳朵(圖4)是會飛的松鼠,臺灣人說「飛狸」。後學因為從小住在山上,所以很會捕獸。松鼠每次看到後學都跑得很快,只要瞪牠一下,牠就跑了。為什麼?因為當我們要捕獸的時候,身上就散發出殺氣。後學在國中的時候,不小心弄到一把鉛彈的獵槍。後學最喜歡打的,就是松鼠。因為牠常躲在樹林裡,當牠頭一伸出來,「 」!一槍,剛好掉下來。有時候打到肚子,牠就「歪!歪!歪!」叫,掉下來。後學養了一條狗,那條狗很聰明,松鼠掉下來的時候,就跑過去把牠叼回來。

後學小時候吃了非常多的松鼠,抓到以後,就把牠敲昏,然後把皮剝下來曬乾,拿來當領巾,拿到士林去賣。但是松鼠的門牙很厲害,只要被咬到,血就用噴的,後學以前抓牠的時候要壓著頭才能抓住,然後把牠加 上鍊子帶著出來玩,結果一壓就被咬到,這個痕跡還在。求道後才知道, 所有動物都不是給我們吃的,造了因,果就一定會呈現,不要冀望能跑得掉!

* 業力的「現世報」

圖5業力的現世報——竹雞!

這張照片(圖5)有個頭在最上面,有尖尖的嘴巴,後面是一個 冠,有一個脖子,脖子的左邊是翅膀,下面是牠的胸腔。這是在田裡跑的田雞、竹雞,牠們會在山上的田裡發出「嘰勾柺!嘰勾柺!」的聲音,後學一聽到這聲音,就知道牠們在哪裡。然後設了一個長籠子的陷阱,再用稻穀遠遠的拋一粒米引誘牠,一直拋到籠子裡面放一撮米;因為足雞是群居動物,每次出來覓食,都有一支先鋒部隊跑在前面看到有吃的,就趕快回去找同伴過來。當全部的竹雞進來一吃,「 (kōu)」!後學用腳一踩,整個門關起來,就這樣抓到整群,所以後學是抄家滅族的兇手,這是後學以前做過的事。

後學從小就很會做生意,什麼叫「做生意」?以前後學上小學所帶的便當,裡面都是蘿蔔乾。現在有了竹雞肉,就把牠煮好了放在便當裡,拿到學校對同學說:「來!有沒有人吃過竹雞?」沒有人吃過!有錢人家從來沒吃過這種東西。後學又問:「有沒有人要吃竹雞肉?」「有,有。我要!我要!」後學說:「拿滷蛋來換。」後學就撕下一片給他,換來一個滷蛋,再撕一片,又换一個演蛋,整個便當就裝滿滷蛋, 帶回去給媽媽、兄弟姐妹吃。後學從小就很會做這個事,為什麼?因為家裡很窮,必須要做這些動作。

各位前賢,如果你是山上長大的小孩,應該都很能夠了解後學這個心情。從小窮怕了,就知道怎樣讓家人過好日子。難道這樣錯了嗎?事實證明這個因果就找上後學。能不能怨?不能怨。因為這是自己甘願做的,所以要歡喜來受。自己所造下的業,還是要由自己來面對,不是別人能代替的。是自己跟人家結了這個緣,要不要還?當然要還!這一場病,給後學很大的啟示:所有的結果,在後學心裡沒有任何的一點怨言。我們常說:「菩薩畏因,凡夫畏果。」不要等到果報現前時才來恐懼擔憂,而是在念頭將起未起時就要察覺遏止;也不要以為眼前沒有報應就隨心所欲,只是果報來得早或來得遲。而後學在加護病房的十二天裡一直無法離開,就是因為業力的「現世報」,不讓後學出院。很感恩上天悲憫後學過去的無知,讓後學有早日消業障的機會。

* 加護病房的十二天

- 當面臨生死交關的時候 , 您憑仗什麼過關 ?

累劫中的哪個業力會找上你?

後學是在抵達馬來西亞的第四天八月七日(週二)住進吉隆坡英格醫院,住院的主因是得了「肝膿瘍」,在身體沒有免疫力的狀況下,壞的細菌跑到肝臟,長起膿包。我們每一個人的身體裡面,從嘴巴到大腸,總共有一千多種細菌,到底哪一隻壞菌會找上你?不知道。我們累世以來那麼多尚未償還的業力,到底哪一個會在此時此地找上你?誰都不知道。

後學的業力就在身體最脆弱時迅速躲進肝臟,長了三顆很大的膿,第一顆十公分,就跨在肝臟動脈旁邊,動脈裡有很多細菌,引起全身燃燒,過去從來沒有的疾病,那時全部出現,諸如:高血壓、糖尿病、肝衰竭、 膽汁分泌失常、膀胱無力、胰臟發炎、脾臟腫大、心律不整、肺積水,腎臟積水很嚴重,腎指數差一點就飆到五百要洗腎,膽脂數高達七點多,醫生不敢開刀,全身所有器官都衰竭。

住院的前幾天全身是蠟黃色,眼眶全黑,眼球是红色的,全身插滿了針、探測器,好像被綁架一樣,神智不清的躺在病床上,只要進加護病房看後學的人,一出來都在流淚,因為後學的那個模樣就像快死掉的人。進加護病房的第一天,醫生就說:「這人根本沒救了。」因為他從來沒看過這樣的病歷,每天醫護人在後學身上抽兩大管的血去做細菌比對,但一直研究不出是哪個菌在感染?一直到後學回台灣的第二天才找到那個細菌, 把報告寄回台灣。

面臨生死抉擇的態度

在加護病房照顧後學的前賢,看到後學還在睡覺就想把後學拍醒,趕快醒過來吃點東西,才有體力抵抗病菌。但是後學大部份是眼睛睜不開, 很昏沉,嘴巴又沾滿舌苔,又龜裂,喉嚨又痛,很難進食,有時很勉強吃一口,又昏睡過去,又打,再吃一口,又昏沉,每天都由幾位前賢輪流照顧。其實那時候根本沒辦法清醒,整個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怎麼醒?就這樣過了十天不醒人事的日子,到第十一天才醒過來。

我們不要以為自己很強,當你在那個時候,連大小便都沒辦法自主的時候,只好任它「九空長流」。等到護士進來幫後學換身上的衣物,三兩下翻過來轉過來,褲子脫下來,那是完全不能自主的。這個時候還有沒有尊嚴?都沒有。那時只知道護士小姐來了,就乖乖的聽她諄諄教誨。

那時後學不想讓家人知道,怕母親一知道後學的事情,一定會很 煩惱,很痛苦,很難過,後學只好說:「點傳師慈悲,不要告訴後學家

里人。」但是醫生說沒有家屬簽字,沒辦法繼續做醫療,一定要通知家人過來。點傳師就趕緊打電話回台灣,到第三天後學的太太和女兒從台灣飛過去。在後學太太要簽字同意開刀時,後學太太跟後學說這時候是她這輩子最重要的時刻。因為她簽了那張紙之後,先生到底會生還是死?她不知道。

當您面臨生與死的抉擇時,您可不可以很認真的去面對自己?而我們對於「超生了死」這件大事的態度又是怎樣呢?那個時候如果後學的太太沒有簽字,醫生就停止醫療,也就是等於叫你把病人抬回去。第一次是 陳點傳師代簽的,到了後學太太簽的時候,是要進入手術的階段。手術是把肝膿瘍一桶一桶的抽出來,再放進一條導管,讓它導流。當後學醒過來,張開眼睛看到病房燈光的那一刻只有一個念頭:「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業力不讓我用三寶

在剛醒來的時候,柯姐在旁邊餵後學吃東西,她一直說:「吃啊!吃啊!」那時十二指腸黏在一起,根本沒辦法吃,只能喝一些流質的東西, 有時只喝了一口就昏倒。那時後學真的很想用三寶,但是每一次要默念五字真言就昏倒,手一抱合同就鬆開、昏倒;想要集中精神用三寶,但是沒有用,一用就昏倒,業力根本不讓後學使用三寶!那個記憶,好像散掉樣,沒有了?所以,當我們面臨生死交關的時候,要憑仗什麼過關?白水老人說:「有事辦事,無事守玄」,平常無事時若不下功夫,臨難時過得了關?

功德迴向的轉變

住院期間,醫生幫後學做了一個手術,就是把尿管塞起來,身上產生的尿液都在體內,沒辦法排出來,痛到十二指腸絞在一起,一直到回台灣住進台大醫院才感覺整個腸子鬆開了,但卻十二指腸出血。那時後學的腳腫得跟豬腳一樣大,全身都水腫。等轉到普通病房時,所有前賢一進去就開始幫後學這裡抓那裡按,每一個手指輕碰皮膚的地方都很痛;每個人一進去就手忙腳亂的給後學熱敷、抹潤膚乳液、按摩膏。依照後學這麼危險的情況,為什麼可以在短短的十二天就離開加護病房?這要感謝所有星、 馬、泰及香港、台灣的很多前賢為後學磕頭,做了很多的功德迴向,才讓後學的病情急速好轉。

* 加護病房的十二天

從台、星、馬、泰幾個國家所傳過來的訊息,得知所有前賢們的真心相助。在後學正危急的那段期間,點傳師慈悲在佛堂連續點了十天的佛燈,所有的前賢,包括後學的太太與女兒都輪流守佛燈、續香,參與搶救行動。十多天下來,幾位前賢都瘦了一圈,又讓陳點傳師奔波勞頓,受累操心,後學真的很惭愧也很感恩。到第十天就看到後學的身體開始有好轉的跡象,第十一天終於可以從一等的加護病房轉到第二等的加護病房,到了第十三天就轉到一般的普通病房。真的很感恩所有的人,他們只有一個心--要後學趕快好起來。後學沒辦法一一去向大家致謝,這個恩情後學只能說「殺身難報」,也只能用剩下來的有限生命來報恩了愿。

* 上天的啟示 :

- : 「千條路萬條路無有生路」 , 根本沒有其他的路了 !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我們現在所居住的這個空間叫「第三次元」,因為後學的一縷魂魄飄過了那個空間,所以知道再上去還有一個上升的空間。我們常講「清氣上揚,濁氣下降」,所以修道一定要往「上昇的空間」走,保持現有的清氣,才能夠往上揚。但我們所居住的第三次元空間,就像個蜘蛛網,我們每一個人都在這名利網上做功夫。我們求了道,美其名為「修道人」,但有真正在修嗎?我們修的是什麼?什麼叫修道?我們都還在這個名利網裡面,不能夠解脫。如果說點傳師要我們去哪裡辦道、成全人,你說:「不行啊!我沒空啊!」這樣是在修?還是來湊熱鬧?

我們都被困在一個像蜘蛛網的「網羅」裡面,可不可能逃得開?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芻狗」是誰?就是我們!萬物之靈首的我們, 跟其它動物沒什麼兩樣,當天災來的時候,你沒辦法逃避,隨時都有可能被收殺。你願意是那個人嗎?你願意是那個芻狗嗎?不願意對不對?所以一定要趕快找到你的解脫之道,找到真正的我,不要再當那個隨波逐流的人,才能出離生死。有一條路,可以上昇到一個安全的空間,躲開所有的劫難,讓你出離生死。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空間?是一條從上天垂降下來的白色光,很大! 很亮!跟著那條白光往上繞就很安全,後學把這道白光比喻成「真理的白光」。

佛魔大對陣

那是發生在第十三天晚上八點的事情,後學的靈進入那道白光!

那天點傳師及前賢們都到怡保的紫明佛堂去開法會,只留下一位楊姐在病房照顧後學。那天晚上,整個病房怎麼一下子紅燈,一下子黃燈,一下子藍燈,又綠燈又黑燈?後學才:「耶,奇怪?」立即在後學耳際閃出一 一個聲音:「趕快唸彌勒真經!」因為後學的嘴巴腫得像豬一樣,舌頭很厚,根本出不了聲,所以就請楊姐趕快唸彌勒經。楊姐說:「好,唸彌勒經。」她拿了就開始唸。那時楊姐很想睡覺,唸到最後是邊唸邊打盹,後學看她睡著,就敲那個床,用很微弱的聲音喊:「再一次!再一次!」楊姐就這樣一次一次的唸,一直熬到清晨五點多。楊姐說:「張講師,可不可以休息一下?」我說:「不行!再一次。」過沒多久,楊姐說:「可不 可以上個廁所?」後學說:「好,去上廁所。」但出去好一陣子怎麼沒有回來?後學心想,可能是出去蹓韃活動筋骨一下,這時後學竟然哭了?而且感覺整個身體都不對勁了!過一陣子看到楊姐進來,後學哭得更傷心, 像小孩子看到親人一樣哭得很傷心。楊姐說:「你不要哭!你不要哭!彌勒經,趕快唸彌勒經!」為什麼要她一直唸《彌勒救苦真經》呢?因為只要一唸彌勒經,後學就不會痛了,但現在楊姐出去,沒人幫後學唸了,而且後學眼睛一閉起來就有很多可怕的景象出現在眼前。

那天晚上,後學看到非常多的人,有仙佛,也有人,還有很多的魔子魔孫,然後閃來閃去。只要頭上有一個小小探照燈的人,就可以跟著那條白光往上走,很安全;沒有燈的人,只要他的念頭一跑出去,就突然有個東西從外面伸進來把這個人夾走。除此之外,還看到仙佛。後學一看到仙佛就像看到親人,拼命喊:「救命啊!」但是一轉身到另一邊,怎麼都是魔?都是長得很難看的魔。也有黑黑一大塊會伸出一個吸盤來吸人的東西,後學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看起來很奇怪,一直在那邊跑來跑去。因為那些東西都很可怕,所以後學就一直往上繞著跑,邊跑邊看到旁邊有人突然被一個吸盤吸掉他的頭髮,流血了?怎麼辦?有鯊魚聞到血的味道, 就「滴滴哆哆」進來要挾他;也有魚被拔掉魚鱗,一樣是流血。後學看到這情景,哇!不得了,趕快跑!不跑,怎麼辦?跑到這邊喊「救命」!跑 到那邊就閃過去,一直在躲貓貓,只知道趕快跑!趕快跑!

後學看到整個時空裡充滿了無邊無量的眾生,就像我們所說的 「九十六億」眾生,全部都在那個地方。一邊是仙佛,另一邊是要吃人的怪物,一邊要抓人,一邊要救人,就像「佛魔對陣」,隨時會觸發大戰的情形,每位仙佛都很緊張。仙佛一個緊接著一個,大家都連結在一起,一圈一圈的,連結在很多的空間裡面。但是奇怪,很多仙佛的寶劍怎麼都出鞘了?祂們都拿在手上,看樣子是準備砍人了。這時才發現那個氣勢不對,哦!原來祂們是在「守住自己的崗位」。這些仙佛,有的坐在蓮座上,有的站在蓮花上,有的則是站在雲上面,也有赤腳飄在虛空中盪呀盪的。這情景看起來就是,你有多大功德就做多大的事、坐多大的果位。每一位仙佛都各據其天,鎮守住自己的崗位。

緊隨真理的白光

在看到佛魔對陣的當下,後學很怨仙佛:「為什麼喊救命,仙佛都不來救我?」好像自己很特別,我是修道人,我是你的弟子,仙佛一定要來教我。那時後學向仙佛求救,但是祂們沒辦法救後學,愛莫能助!他們只用眼睛告訴後學:「加油!趕快往上走!」後學那時發現不對勁,為什麼仙佛不救我,反而叫我趕快走?原來是自己的業要自己了,仙佛沒辦法幫你,所以後學就趕快往上面衝。現在想想,我們無功無德,憑什麼要仙佛來救?我們更不能以為求道就是拿到一張萬無一失的保證牌,自己一點愿力、修行的功夫都沒有,凡事都拿仙佛做靠山。

後學原本是喊救命,但後來連喊都不敢喊,為什麼?因為突然感覺到佛魔對峙的中間,有一個空間是我們可以生存的!這是一條「中道」的白光,也是老 降下的這個「道」,讓我們有回天的路可以走。這一條光,後學把它叫做「真理的白光」。唯有在善、惡的中間,「不思善不思惡」的當下,循著這個中間的白光,才有往上升的空間。老 講過: 「千條路萬條路無有生路」,根本沒有其他的路了!我們都以為還有其他的路,可以在人世間自以為聰明的走迂迴路,但是現在這整個時空都是滿滿的,不是佛的這邊,就是魔的那邊,沒有其他的路,這個關係已經存在了。

求道時點傳師為我們點開的那個地方有個光,有光的人不會被抓走, 可以跟著這個白光往其它亮光的地方去,沒有光的人一看到白光眼睛就睁不開,整個人被抓走。很特別的是,那個白光像個漩流一樣,是會動的! 當它晃到另一邊的時候,這邊就沒有光了,脫離光的人很快就被吃掉。看到那些被刷掉的人,後學的心好難過!好痛!因為沒有能力救他們。後學躺在床上,眼淚一直掉,等後學醒來的時候,整個枕頭是濕的。楊姐說: 「張講師,你怎麼一直在流眼淚?」因為後學看到很多人就這樣不見了, 那麼多的兄弟姐妹被漩到黑暗地方,一下子就不見了。

這時後學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天時緊急」。如果我們還有親朋好還沒有渡的,請儘快!因為時間真的不多了!「明師一指」打開我們這一 竅,才有這個光引導我們回天,因為緊隨著「真理的白光」才能夠回去。我們身邊還有多少人還沒有光?這是我們要做的功課,如若連這個慈悲心都沒有,那我們得到這個光又有什麼了不起?如果不是老 降下這條通天之道,我們都不可能回得了天。

衝出生死線

最後,後學衝出了那道白光,看到另外一個界線,後學把它定名為 「生死線」。衝出之後看到另外一個景象,是耀眼的「金光」!因為太亮了,眼睛睜不開,看不到任何東西,後學就把眼睛閉起來,心定下來,再慢慢的打開眼睛,之後才看到整個景象。

下面的白光與上面的金光,狀況一樣,一樣有很多的魔、很多的仙佛。但在這裡看得更清楚,《彌勒救苦真經》裡面所提到的仙佛,後學都 看到,而且都連在一起。奇怪!為什麼他們都連在一起?

原來《彌勒救苦真經》裡面講:「緊領三十六員將、五百靈官緊隨跟」,所有仙佛真的是一個緊跟著一個,都緊緊的圍住!祂們必須緊緊連結在一起,才有安全的空間讓我們往上昇。後學又看到四道光下來,是四海龍王!後學還來不及喊救命,仙佛就「各駕祥雲去騰空」,東南西北各站一方去了。除了仙佛之外,也看到很多道場的前賢輩,他們穿著道袍有站著,也有坐著的;有的是現在還在人世的點傳師,不知道那是不是叫做 「分身」?就坐在那上面。各宗各派的聖賢、前賢輩都在上面,他們一個 接一個的連結在一起,共同護持眾生回天的這條路。後學看了心裡好高 興,但也感到很難過,為什麼?上面的仙佛沒有任何宗教的分別,沒有所謂的人我相、是非心的區別,他們全都連結在一起。再反觀今天的道場, 我們有沒有連結在一起?我們做了那麼多的人為分別,造成道場所有的分分合合,那都是人的關係,跟「道」一點關係都沒有。原來在天上沒有分,只有人在分!老祖師「化人間為淨土」的心願,以及我們活佛恩師顛來倒去,瘋來瘋去的模樣,都是為了貼近眾生,祂哪裡都可以去,我們有沒有這樣的心胸?所以後學看到這個景象,心裡突然很難過。

原本後學在下面白光的地方身體還很痛,當衝出那條白光的「生死線」,進入金光之後,整個身體突然變得很輕鬆,上面原來是這麼好!好像全身都沒有病痛了,就像把這個軀殼剝掉,整個升到上面,那個輕鬆是沒辦法形容的。

其實後學是可以不用回來的,就這樣一直上去,很輕鬆就回去了,還回來幹什麼?但在後學快衝出這個金光的剎那,突然飛來一個念頭:「我要回去告訴大家!」就這樣猛然醒來,睜開眼睛,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剛剛那個情境到底是真還是假?才意識到自己還躺在床上:「我怎麼躺在床上?我不是到上面去了嗎?」然後轉個臉,碰到枕頭,感覺好冷, 整個枕頭都是濕的,上面濕透了淚水,這時才知道真的走過這一遭。

身心靈一貫之道

到底後學衝出的是什麼線?回來之後,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

後學把這條線的下面比喻為地獄,是身與心的運作,是人居住的第三次元世界,屬自由意識的物質世界;線的上面比喻為天堂,是自性的運作,是佛住的第四次元世界,屬宇宙意識的靈魂世界,也就是波動的能量世界。

* 上天的啟示

在生與死的中間有一個界線,中間這條叫「生死線」。「明師一指」 為什麼殊勝?因為打開我們的玄關,打開生死門戶,才有可能出離生死; 生從這裡來,死從這裡去,要在這個地方用功,也就是達到所謂的「身心靈合一」,可以跟宇宙連結。但我們在人世間都是用身心運作一切,你要怎樣才能昇華人格為佛格?眾生因為沒辦法看透四次元的世界,所以無法知道宇宙的中心!而後學所衝出去的這一條就叫「生死線」,也就是跳脫 「意識界」。我們求道後跟一般人不一樣,其原理是因為我們能夠「出離生死」,所以叫做「了結還故鄉」,了結「身」與「心」,回到「靈性」的故家鄉。

我們修行無非是要回到老 的故鄉,所以必須在「明師一指」 重新調整身、調整心。這一次,後學經歷這樣的因緣,體會到身心靈「一貫」之道的過程。 當我們處於生死的當下,要怎麼了脱?並不是要等死了才可以回去,而是要在有生之年就出離生死。所以,「明師一指」可以回天是千真萬確, 我們一定要確信,除了這條,沒有其他的路了。

* 彌勒經與三寶的妙用

- 只要裹著《彌勒救苦真經》 , 就可以繼續往上游 !

彌勒經是護身符

在後學看到很多眾生被怪物吃掉的那個晚上,因為很害怕,就拼命的往上衝,突然看到從天上飛來一張薄薄的紙,耶?「啵」!貼在一個正在流血的人身上,那個血就止掉了。奇怪,怎麼會有那個東西?後學跑同去一看,原來是《彌勒救苦真經》的經文。後學心裡很高興,哇!原來可以這樣,好像膏藥一樣貼在那裡,就不流血,不會被夾走了。還有一些魚身上的魚鱗被拔光了,但是只要裹著《彌勒救苦真經》,就可以繼續往上游!那時後學才瞭解白陽應運的《彌勒救苦真經》是那麼重要,彌勒祖師所傳下的這部經是我們的護身符彌勒經的用途不只是護身符,還要能夠「內化」,學習彌勒的心、彌勒的大肚,讓善惡同時存在,好壞概括承受,把人心提昇為佛心。試想,如果一件事情發生了,假如你是佛,你會怎麼面對?怎樣解決?如果把自己的人心提升為佛心,真的就有效。是佛,就不跟人計較了!是佛,就不會去傷害別人!是佛,就要利益所有眾生!就是把好的給別人,去幫助更多的人,解決痛苦而已!我們不能只知道照顧自己、照顧自己的道親就好,打開我們的心胸去見道成道,不要產生更多的分離;是道親要幫忙,不是道親更要幫忙,真誠的面對自己,承擔所有事情。如果是這樣,你就可以跟天連結,跟更多的人連結,才有很大的力量可以回天,才能夠出離生死。

彌勒的心,就是「貼近眾生」。雖然我們是在修道,但都還死要面子,我們的祖師、師尊祂們顛來倒去,有什麼面子?他們只有一個目的—怎樣去貼近眾生?看到眾生有苦,就去拔他的苦,這是祖師、師尊的心願:而我們現在卻是一味地顧好自己的尊嚴,要把自己收 (ging)得很端莊,與眾生都很有距離。如果真的要解救眾生,就得走入人群,否則又怎能體會祖師、師尊的自在?行外功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忘了往內觀照,是要由內往外去連結,而不是從外面去連結。

三寶可以無限鬆綁

後學在加護病房剛醒來的時候曾試圖使用三寶,但是一用就昏倒,連一寶都用不上,為什麼?除了業力的干擾之外,也因自己「錯用心」。試想,當我們使用三寶時,是不是用「集中」的方式?這一次給後學的體會是「無限鬆綁」。

過去我們使用三寶時,都是透過眼、耳、鼻、舌、身、意在作用, 用這個「身」去抱合全,用「意」去守玄,所以受到陰陽二氣的束縛,也就是受制於魂魄的作用,結果進不到自性裡面。到底要如何透過眼、耳、 鼻、舌、身、意的前八識,回到第九白淨識的自性元神呢?當我們遇到災難時,一定要「定」,而三寶便是教我們如何「定」,之後才能進入自性,生發三寶的「妙用」。怎麼說呢?

我們的腦裡面有個松果體,在松果體前面的部位叫腦下垂體,也就是阿修羅所控管的腦下腺,是人心的部份;往裡面進去的部位叫松果體,是兜率陀天的腦上腺,也就是我們自性居住的地方。我們管眼耳叫眼賊、耳賊,耳朵聽到什麼就講什麼;眼睛一看到,馬上做出反應與分別,都在六根上做應對,於是落入阿修羅宮。同樣的,如果以六根來使用三寶,也是 一樣「錯用心」!有一句話說:「弟兄八個一人痴,獨有一個最伶俐,五個門前做買賣,一個家中依主依。」這是說我們都捨本逐末,在「心意」 上用功夫。

我們身心的運作模式(H頁圖),從眼耳鼻口身的前五識,進入分別作 用的第六意識,到傳達訊息、執著善惡的第七「橋樑意識」,也叫「末那識」,最後進入儲藏作用的第八「阿賴耶識」,也叫「含藏識」,成為生死輪迴的種子。平常我們都慣性的在這八識裡作用,不知道再進到裡面還 有一個「白淨識」,也就是我們元神居住的地方—松果體。松果體被包裹在陰陽的八識田裡面,如果第八識裡面的輪迴種子沒有刪除,就沒辦法進到自性本體,只好落在六根當中做判斷、分別,那就是阿修羅!就是你自己內在的魔子魔孫!所以我們現在求道了,就知道如何運用三寶;眼睛看到不要立即做出判斷和回應,停個三到五秒,讓它進到自性,空心空身空性,身心完全鬆綁,才不會掉進善惡對錯的陰陽二氣,認賊為父。

那時後學使用三寶,就是很「集中」精神,一直想要去抱合全,很 「認真」的想用兩個眼睛去集中,可是一抱起手就鬆開,一守玄就昏睡, 這是因為用「身心、人意」來運作三寶,本末倒置了。自性本自清靜,本來就沒有染著,只要心「靜下來」就回到自性的本體,真誠的面對所有一 切的事情,這才能使三寶產生妙用。

還有,我們的合全是怎麼抱的?不過是自己抱自己而已嘛!在家裡跟先生、跟太太、跟兒子都不合全了,跟別人怎麼合全?你說:「我在修道、我在辦道、我在渡人」,騙人!我們要跟每個人合全,這樣才貴為天道弟子。用實際行動,跟所有的人連結在一起,也就是把三寶運用到生活中的一切人事物上。原來,我們大家都可以合全,這才是真正的合全,而 不是只抱著自己的合全。當你能與別人合全時,所有的人也都能與你合而為一,這才是真正三寶的用意,這是真實的。

所以,三寶是「行出來」的,而不是拿來用、拿來思考的。三寶只是一個工具,讓我們藉這個相來明白道理,明白我們要往「這裡」去,從「內在」放射出來,由內而外,很「自然自在」的產生,才真正叫做「率性之道」,而不是用那個身心的意識。

「達摩西來一字無,全憑心意用功夫」,便是叫我們從「本心」出發,就不會認賊作父。

* 生病是重生的開始

- 未來點傳師 , 可能不上各位的忙。

與病和平相處

能求道、修道、辦道的人,根器是不是都很好?是!我們先天的根器都很好,但我們後天的脾氣卻大於根器。後學以前的脾氣非常大,很喜歡生氣,做事很快;人家慢了,我就會生氣,所以那個脾氣把自己的根器都蓋住了。這一次後學才知道,原來我們每一個人先天的根器都這麼好,但我們一定要把脾氣去掉,要常存感恩,更要懺悔;如果有犯過殺生、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就趕快懺悔,勇敢的對它們說:「對不起!」

後學是因為肝引起的膿瘍,最後檢驗出來的報告,那個菌叫「克雷諾氏菌」,是在後學太累了以後,從大腸爬到肝臟化成膿。我們從嘴巴吃生病是重生的開始進東西到肛門排出來,總共有一千多隻細菌,其中只要有一隻進入臟腑, 就命在旦夕。所以後學在馬來西亞抽了二次膿,回來台灣的臺大醫院又抽一次,肝臟總共插了三次的管。後學就每天晚上睡覺時摸著肝,對肝說: 「肝臟!肝臟!對不起。肝臟!肝臟!對不起。」光這句話,就不知講了幾千百次,然後一直去輕撫它,讓它能夠靜下來。當我們有疼痛的時候, 最大的力量,來自於自己的「思想」,首先要找到自己的病原點,然後對它說:「對不起」,是我們自己使用錯誤,把它給用壞了。

所以我們要珍惜身邊現有的善因緣,也就是歷代祖師告訴我們的「把握當下」;我們大都在過去張羅,在未來心煩憂,忘了「當下」才是唯一存在的。在這之前,要先學會「善待自己」。為什麼?己立而立人,己達而達人。要善待自己,就一定要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才能夠與病和平相處,進一步去幫助更多的人,走更長的路。

回天的三個力道

1. 自力—意志力

後學這條命之所以能回得來,是因為「自力」加上「他力」,還要有 「佛力」。首先,要生存下去就要有很堅強的意志力,當時後學如果沒有意志力,在送進醫院的第二天,醫生就宣佈「可以帶回去了」,那後學就真的可以「走了」。

我們平常就要勇敢面對一切的淬煉,接受所有的考驗,好事來就接受,不好的事也歡迎,藉此提昇自己,你的生命才會不一樣;不要逃避, 因為逃也逃不了,就像後學出國辦道,業力一樣追到國外。所以要有一股 很堅強的意志力,一旦遇到任何的危險,秉持這樣的意志力堅持到底才能過關。你既然知道「道真、理真、天命真」,就應該趕快往前走,不然怎麼撥雲見日?

後學就是憑藉著一股很堅強的「意志力」才回得來,那時後學只有一個心願:「我要回來!我有一個母親在那邊想著我,我一定要回來!」 那是後學躺在病床的最大力道。因為後學的父親已經不在了,剩下一個母親,後學希望母親不要再煩惱,所以後學唯一的心願是:「要死,也要死在台灣。我要回去看媽媽!」當然,那個時候還是有分別心,但真的是想回來母親的身邊。我們從先天下來人世多久了?我們的 娘呼唤我們多久了?這樣的呼唤,我們接受到了嗎?

娘下了那麼多的詔書給我們,諸佛菩薩給我們那麼多的叮嚀,而我們今天還在這裡按兵不動,對得起自己嗎?

然後又想到台灣育德佛堂每週一、週三晚上的研究班都有煮晚餐,道親們回佛堂聚在一起吃飯的那個畫面,所有人的影像都在後學眼前一個個晃過,後學內心真的很想回來跟他們再坐一坐、聊一聊。那是不是要死之前的現象?人要死了大概是這樣吧?就是這樣的力道,支持著後學能夠繼續的活下去,繼續的跟它纏鬥下去,要不然,早就不在了。所以後學知道,在未來的修辦過程裡會愈來愈苦。修辦道這條路能不能撐到最後?能不能撐得下去?那完全要看自己有沒有「自力」的部份。

2、他力—廣結善緣

但是單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還是沒辦法過關的,還要有「他力」, 多「廣結善緣」。怎麼廣結善緣呢?我們都只是在自己的區域佛堂、自己的道場參辦,對不對?如果你的因緣許可,就擴充你的修辦因緣,趕快往外走,到國外、到世界各地去了愿。

後學很感恩在這幾年來有幸跟隨點傳師到國外,讓後學結了一點善 緣,所以這幾年在國外認識比較多的人;當後學病得正危急的時候,有很多人伸出了援手,包括點傳師、所有的前賢,都幫後學做一切的功德迴向 及財力人力的支助。這其中有很多前賢是後學不認識的,但是大家都願意 這樣做,這不就是「道」的力量嗎?如果之前沒有跟大家結這些善緣,只是守著自己,在後學生病的時候就沒有人認識,誰來幫後學?單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根本抵擋不了業力的催討!任憑你是佛界來的天仙狀元,如果平時沒有廣結善緣,到時候肯定沒辦法匯聚所有的力量替上天展開救 劫行動。我們要想想,上天無時無刻的在為眾生救劫,而我們又付出了多少?以我們有限的力量,能夠付出多少?所以,唯有大家「團結在一起」,靠著所有人的力量,才能夠幫助上天展開救劫的行動。

3、佛力—心中有佛

最後還要有「佛力」,心中一定要有佛,為什麼?因為佛就是你的心。後學在那個晚上奔跑的過程,就是因為有佛的護持,讓後學有了回天的力道,有回天的這一條路可以走。在後學住院期間,活佛恩師在馬來西亞的及泉佛堂臨壇,邵老點傳師很慈悲,請示了活佛恩師,恩師只點個頭 說:「為師知道徒兒正受苦。」各位前賢,我們每一個人所做的一切事情,上天都知道!不要以為自己所做的事可以遁逃於天地之間,沒有辦喔!

「它」不讓我回來!

到第二十天,醫生才答應說可以回台灣了,但那時還沒完全好,很多前賢都摧促著說:「趕快回台灣!」可是躺在病床上那麼久,頭髮很亂怎麼辦?就想去理個頭髮。沒想到一理頭髮,這個傷口開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流了出來?翻開椅子的坐墊,全部是血水!護士嚇得罵後學:「你不要命啦?」然後邊罵邊重新包紮,後學就坐著不敢動,因為怕醫生不讓後學回台灣。

隔天真的上了飛機,終於可以回台灣了。後學心想:「在飛機上睡一 覺,就到家了。」可是事實不然,「它」不讓我回來!因為要離開了,所有的東西都找過來,在飛機上身體又開始不對勁,點傳師說:「你的臉色不對。」後學向點傳師說:「點傳師慈悲,不要讓後學睡著,睡著可能就回不到台灣了。」那時隨駕點傳師的還有一位柯姐,點傳師與柯姐就開始幫後學拍打、抓揉,一下熱水一下冰水,就是要讓後學保持清醒。還好,有點傳師在後學身邊想辦法,一直用她的心眼上天禱告。這件事也顯示出,自己先要有堅強的意志力,再加上所有旁邊的助緣,才能產生最大的力量。

一命交天,再度出發

飛機一抵達台灣,就直接進了臺大醫院,住了三十天。在這三十天期間,症狀又重新來一次。因為那邊有那邊的因緣,這邊有這邊的因緣,都要清算!躺在臺大病床上整個身體又開始抖起來,把整個病床抖到「嘎! 嘎!嘎!嘎!」好像發生大地震,連醫生護士全都跑來看:「怎樣?怎樣?」全身又開始發熱發燙,忽冷忽熱,那個膿瘍又長出一個十公分。所以,我們累生累世所造下的因果,不是那麼容易說了結就了結的!台灣還有要了的因緣啊!

所以一進了台大,後學又看到那根很長的針,幾乎要暈倒,還好這位醫生有幫後學打麻藥,只是麻藥才打下去沒多久,藥效都還沒擴散就一針戳下去。啊!又來一次!就這樣在台大住了三十天,一直到中秋節,那是 我們師尊歸空的日子,後學就決心要在中秋節那天出院,出院後要把這條命「交給老天」。

國曆九月二十五日中秋節,家人把後學接回家,在家經過一個多月的調養,身體慢慢的可以自由行動了。到了十一月份,已經漸漸復元,只是還要回台大做複檢。那時後學覺得已無大礙,所以要求點傳師讓後學去馬來西亞了愿。要去之前,那雙腳又腫起來,腫的很大,太太就說:「不能去!」媽媽也說:「不能去!這個腳這樣,怎麼可以去?腳腫得那麼大,去到那邊很危險,你不怕死啊?你去了,還要不要再來一次?」後學很堅定地對她們說:「沒關係!沒事!一定要去。」因為在病倒之前就已經安排好的馬來西亞青年班三天法會課程,後學心想:「愿要了!債要還!所以非去不可,就這樣又去了。」

這樣,業障才消得快

法會的第一天太子爺臨壇,在退竅之前,後學拿了張椅子準備給太子爺退竅時可以用。太子爺就走到後學面前對後學講:「你要好好保重身體。」後學說:「太子爺慈悲!」太子爺又說:「你的腎臟還不太好啊!」後學腳蓋住,祂哪裡看得到後學的腳腫?太子爺接著說:「你腎臟不太好喔!太子爺派個藥方給你吃,好不好?」你們說,好不好?好,就是貪心!連這個心,都不能有啊!修道就是在隱微之間,一個貪念起來, 怎麼過關?後學那時候想:「耶?不對。我不能有這種心。」後學只說: 「太子爺慈悲。」如果說:「好啊!」那就是「貪心」。你要上天來救你,無功無德,憑什麼?然後太子爺派了個藥方給後學說:「你回去要好好吃,好好保養自己,你要趕快好起來,很多事等著你做喔!」人在做,天在看。還好這一趟有來,否則有可能死掉了。所以該走的時候就要走, 不能怠惰下來。

第二天活佛恩師臨壇,辦完事就說:「來來來,所有辦事人員都到樓下來。」等大家聚齊了,老師就開口講:「師徒如父子,我們來聊聊家常。」很多前賢靠過來要請示老師事情,跪下來磕頭說:「老師慈悲,家裡......?」後學在旁邊很靜,都不敢出聲。為什麼?因為天知道嘛!老師 對所有請示問題的人只講這一句:「那是你心的問題,你從心下手啊!」 老師把大家所問的問題,都回歸到他自己的心、念頭而已,一切都是心在 作崇,心過了,一切就過了。

等這些人都叩謝之後,老師也沒再講什麼;然後老師又講到另外一位前賢的病,不知怎麼回事,老師的眼神就飄到後學這邊說:「你躺在病床那個時候,是不是很可憐啊?」就把後學的問題轉向在場的很多人,很多人就說:「對啊!真的很可憐。」現場很多人就開始交頭接耳,因為那些人都是到過醫院看過後學,然後哭著出來的。一下子老師又进出一句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那個時候,後學整個心往下掉。哇!原來後學很可恨,壞事做太多了,很可恨!那時後學的心很靜,只回說:「老師慈悲。」老師又接了一句話:「這樣,業障才消得快。不然,你窮其一生都還不完。」是啊!就算窮盡後學一生的精力,怎麼能夠把所有的業債還完?天賜給我們這麼多,我們又報還給天什麼?如果還不悔改,還不趕快修辦,任何人都有可能隨時被調回去。上天慈悲,讓後學藉由這一次的急症,來調整後學自己內在的心靈,看到「本來的自己」。

重發心愿,衝過生死線

生命誠可貴,我們要好好面對所有因緣的現前,透過這些因緣,讓自 己成長、蛻變,來人世一遭所要學習的,無非就是這些而已。走過這一趟 珍貴的學習,後學給自己「重發心愿」,把六條大愿全立了。在十一月份的時候,陳點傳師擔心後學的身體尚未完全康復,很關心的說:「你可不可以晚點再去?」後學說:「不行啊!」那個法會是年度早已排定的,怎 麼能夠晚一點再去!很多人對後學說:「你為什麼要跑那麼快?」有誰知 道後學心想:「天時真的非常緊急」。

所啊,命十一月後學在馬來西亞同德佛堂講了這一場病的見證與心得,結束後有一位從泰國過來的陳點傳師上台說:「在泰國太子爺臨壇,領了老師的命來傳達一個訊息。」他說:「未來點傳師,可能幫不上各位的忙。」是啊,天時真的非常緊急!未來的點傳師,可能幫不上我們的忙。因為我們 有的點傳師,將來都會一個一個的老去,以後的責任要落在誰身上?壇主。壇主是道場的基石,而講師也很重要,因為要周遊列國到處去代天宣化。

天時真的很緊急,仙佛的寶劍都出鞘了,隨時都有可能上演一場佛魔大戰,天地間所有存在的現象,可能在瞬間就不見了。有句話說:「行百里半九十」,有很多人在這條修辦路上已經走到九十里了,但卻走不下去,為什麼?您是不是也是那個行百里半九十的人?從現在開始,一定要能夠對自己講:「誠心面對所有事物,重發心愿,再度出發。」也為上天、為眾生多盡點心,為自己過去所造下的因果負起責任。你立了愿、往前走,才知道什麼是修辦道!才是真正踏入修辦道的行列。

我們肯定明師一指能讓我們超生了死,但師父領進門,修行還得靠個人!解脱之路要自己走,生死這一線能否衝過,就靠自己平時所下的工夫!所行的愿力!後學講到這個地方,有不圓滿之處,尚請諸天仙佛慈悲赦罪、點傳師補充、各位前賢多多包涵。謝謝各位前賢!

快樂小仙童慈訓:

修道真的快樂嗎 真的 心安行直理自得 是的 修行到處結緣走無日無夜無怨尤 世人真的危險嗎 真的 貪名圖利隨波流 是的 無明造下罪過錯 無知無覺無悔過 西方一步解脫 東土一步生漂泊 風不平浪不靜心常隨起落 一個境成長一次我 風浪侵襲太難受 多折多磨又為什麼 問語蒼天默默未言說 挫折本是在造就 如果橫逆不發火 如果失敗甘願重頭 路途雖遠有日定出頭 回憶過去像那禽獸 自私自利執著,分別計較太多

因緣凑合使我得救 賢哲難免淚流信心開始復合 明道行者愈修愈樂 漸漸融入道體豈肯罷修

調寄:傷心太平洋 語寄:明道行者愈修愈樂